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唱讀講傳 > 傳正氣

純粹忠誠于黨的共產黨人——記古田縣前副縣長鄭泗鴻同志

2019-06-15 08:52:51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方進枝
點擊:    評論: (查看)

  2018年的十大流行語之一:“教科書式”,指的是做人做事標準規范,中規中矩。福建省寧德市古田縣,今年5月21日逝世的前副縣長鄭泗鴻同志,就被很多同事、下級甚至沒有任何聯系的政商人士,贊譽為“教科書式的領導干部”。用習近平總書記的話來說,就是“純粹忠誠于黨”的共產黨人。

  

765d7ee2a44309faf4c83dde0e3c1e1f.jpg

 九十壽誕的鄭泗鴻、張月娥夫婦(攝于2019年元旦)

 

  蝸居一生顯清廉

  在當今縣級領導干部中,長期沒有自己建房或購置商品房,“蝸居”在機關干部集體宿舍樓的,一定是廉潔奉公、兩袖清風的“另類”。古田縣和平路機關干部宿舍樓101號,建于九十年代初的混合結構85平方米“三室一廳”房子,就是鄭泗鴻一家四代同堂的“蝸居”。其實,自1965年鄭泗鴻擔任城關鎮黨委書記,到后來擔任副縣長的三十多年間,完全可以利用自己手中的權力,在縣城批地建房。但是他對“權錢交易”深惡痛絕,四十年如一日甘守清貧,長年租賃公房居住。一直到1992年,縣政府機關干部宿舍樓落成,一家人才搬過去。

  今年5月26日,就在這座簡陋的機關干部宿舍樓前不足5米寬的空地上,古田縣人大、縣政協舉行了極為簡樸的“鄭泗鴻同志遺體告別儀式”。一副對聯“兩袖清風揚正氣 廉潔奉公樹楷模”,高度概括了逝者清正廉潔的一生。參加告別儀式的不過二三十人,外面街道兩側卻站滿了數以百計聞訊趕來的送行者。

  順境逆境皆坦然

  鄭泗鴻同志的政治理念是,把自己的一生交給黨,時刻跟黨走,“純粹忠誠于黨”。正如原南京大學校長匡亞明所說,真正的共產黨員不僅要在順境中,在黨信任自己的時候接受考驗;更要在逆境中,在被組織誤會的時候接受考驗,百煉成鋼。

  筆者在古田縣14年期間,有9年是鄭泗鴻的下級,有幸經常聆聽他的教誨。印象最深刻的是,鄭泗鴻對待“逆境”與“順境”的態度:“順境”切忌忘乎所以,“逆境”不要灰心喪氣,任何時候對黨工作都要積極肯干。他是古田縣公安局第一任政保股長,1965年6月就升任城關鎮黨委書記。在文化大革命中,他身為城關鎮的“當權派”,卻欣然支持“奪權”,因為他認為這是黨中央和毛主席的戰略布署,共產黨員必須無條件服從。1971年8月后,鄭泗鴻卻被降格為公社(鄉鎮)副職,他沒有怨言。1973年1月,已經42歲的他,被選為古田縣共青團委員會副書記,與當時下放古田縣、年已53歲原福建省公安廳副廳長邊圻同志搭檔(當選為團縣委書記)。1975年9月后,鄭泗鴻擔任公社黨委書記不到三年,就調任古田縣革委會副主任(副縣長)5年多。后來在縣人大副主任等職位上工作了整整8年。面對多次職務變動,鄭泗鴻同志始終榮辱不驚,以平常心處之,在工作上始終積極主動兢兢業業。

  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古田縣曾經出現一個怪現象,科局級干部退休后,很少有人活過七十歲。鄭泗鴻分析認為,主要原因是這些基層領導干部退休前后反差太大,心理失衡以至疾病纏身。于是他出任老體協主任,組織全縣離退休老干部開展有利于身心健康的文化體育活動。還組織了“鄉鎮(公社)書記聯誼會”、“老團干聯誼會”等,豐富了退休人員的精神生活。鄭泗鴻同志真正做到“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

  公私分明一絲不茍

  在送葬途中,前古田縣政法委書記汪松桐告知筆者,鄭泗鴻同志在工作和生活上公私分明原則性極強,到了一塵不染的境地。八十年代的某一天,古田縣副縣長鄭泗鴻到古田溪水電站聯系工作。他的長子和長媳是古田溪水電站職工,那天他的妻子正好也要從古田溪水電站回城。可是,當他的妻子帶著行李來到他的小車旁,竟然被鄭泗鴻拒絕了。他說:這是公務車,家屬不能占公家的便宜。結果他的妻子傷心地在馬路旁等了一個多鐘頭,才坐上過路的公共汽車回城。此事被他老伴抱怨多年。汪松桐至今感慨萬千:為官清廉到不近人情地步,毛主席、周總理這樣做,古田縣很難多找幾個。

  今年元旦祝壽后,鄭泗鴻寫下了《自述》給兒女,摘錄如下:

  我一生走過40多年的革命生涯,參加過多次政治運動,調整了多個工作單位。從農村到機關、從機關到基層,又從基層到到縣級領導機關。職務變更三上三下。對此,我服從革命工作的需要和組織安排,毫無怨言。

  我對人生的價值、做人的宗旨,都集中體現在我的座右銘中,即:做人低調、對人重情、對事忠誠。

  幾十年來都堅持這個原則不動搖。我生在農村,長在農村,沒有念過多少書,只有小學文化,沒有學過專業知識,文化水平低,是靠共產黨的教育培養才走上革命道路的。所以我堅持做人低調、本份、忠厚老實,不高傲,不盛氣凌人,做名副其實的人民公仆。我是個注重感情的人,尊重別人、同情有困難的人,并盡我所能幫助他們。從不搞背后傷人,更不欺負人,不打擊人,做個有情有義的人。我對黨的事業無限忠誠,工作任務就是我的職責。對黨的事業從不馬虎,即使工作再多、任務再重,我從來沒有感到工作忙。即使到落后艱難的地方和單位工作,都能改變面貌,做出成績,做成一項事業。我始終把黨的事業擺在第一位,革命事業就是我的生命。

  我把自己的人生歸結為五點:

  一、常感恩。共產黨給我一切,培養我,教育我,才有我的今天。只有積極努力為革命工作來報答黨的恩情。

  二、懂知足。我是一個農村孩子,農民子弟,能夠做到縣處級領導干部,能夠享受優越的生活待遇,我很知足。

  三、肯學習。我沒有文化,靠自己努力,刻苦學習業務,學習文化,堅持業余學習從不放松。

  四、不怕苦。不管多苦的環境,多艱難的條件我都能能挺得過去,克服閑難,改變面貌,完成任務。

  五、從無悔。參加革命工作是我自愿的,一切行動都要為人民服務,為革命工作都應是無私的奉獻,不計較個人得失。為革命事業奮斗終身,我從無后悔過,就是失也是得。

  (註:《自述》由鄭泗鴻長女鄭劍星提供)

  在閩東山城古田縣,備受敬重的老干部鄭泗鴻同志走了。5月26日,數百名干部群眾自發來到他住了28年的干部宿舍樓前為他送行。他清廉正直的身影,在山城社會各界蕩起一圈又一圈的漣漪。人民深情呼喚:毛澤東時代的好干部回來吧!

  [謹以此文獻給古田縣6.14解放70周年紀念日]

相關文章
选号为何不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