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唱讀講傳 > 傳正氣

綠化秦始皇陵(回憶錄)——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

2019-06-16 14:10:27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任甍
點擊:    評論: (查看)

  1952年7月,我從西安市五區二校(現為北大街小學)小學畢業,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陜西省立一中(現為陜西省西安中學)。這是一所在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科舉制度完全停止后、同年12月9日由西安知府尹昌齡在西安府創立的新式學校。

  我記得,當時的省立一中面積很大,印象最深的是那座大禮堂,門上寫著“德智體美”四個大字,禮堂后半部的二樓上,有一架大鋼琴,那是音樂教室。我們的音樂老師據說畢業于北京某音樂學院,彈得一手好鋼琴。他曾組織校內外師生幾百人排練、演出了全本的《黃河大合唱》,我喜歡音樂,分在了男高音聲部。一個初中生,能有機會參與這樣偉大音樂作品的演出,心里特別激動。

  我們的班主任是耿競雄老師,他工作十分負責,學習極為刻苦。我記得,每天清晨到校,都可以看到他在戶外朗讀俄語的身影。當時,黨和政府對我們貧民子弟十分關懷,每月我可以領到6元助學金。在建國初期物價水平很低的情況下,6元錢可管大用了!省立一中有許多課外興趣小組。我參加了米丘林(俄文Мичурин蘇聯生物科學家)小組,進行巴甫洛夫(俄文Павлов蘇聯生理學家、心理學家)條件反射等實驗。例如,在給兔子喂草時搖鈴吹哨子,這樣以后兔子一聽到鈴響、哨子聲,便會跑過來吃草。這些實驗,使我這個從小在城市長大的少年,居然愛上了生物學。當時的愿望是長大當一名科學家。

  1955年7月,我初中畢業,到陜西渭南參加了中考,考上了武功農業學校林科,我學的是“造林專業”。農校在武功縣楊凌鎮。我們造110班里40多個同學全是男生,沒有女生。我當時14歲多,是班上年齡最小的同學,除我之外其他同學基本來自農村,年齡比我大,不可思議的是他們之中竟有不少已經結婚了。

  那時黨和政府對我們中專學子非常關心,不但不交任何學費,還管吃管住每月發零花錢。我們在武功農校只上了一年的課程, 1956年7月我們林科便奉省林業廳指令,合并到了省立郿縣林業學校。

  郿縣林校創建于1909年(清宣統元年),據說解放前就有德國的林業老師來這里教過書。1953年經省政府批準,定名為“陜西郿縣林業學校”,地址是在關西古鎮—齊家寨。每次從西安家中去學校,下火車后還要坐木船渡渭河,那時沒有公共汽車或牛馬車可坐,只有步行30多里路才到學校駐地齊鎮。第一次去郿縣林校上學,在步行的路上我還出了個“洋相”:看到路兩旁長勢喜人的煙葉,我不認識,竟然對同行的幾個同學驚嘆道:“啊,這里這么多美人蕉!長得好茂盛呀!”引起同學們的一陣哄笑。

  郿縣林校周圍有美麗的磨石苗圃(林校學生勞動實習的專用苗圃)、斜峪關,不遠的地方還有五丈原(諸葛亮去世的地方)和太白山(太白積雪六月天是“關中八景”之一)等,風光十分秀麗。我后來寫過一首詩來描述這段經歷:

  一九五六年之夏      跨越渭河上郿林

  校園濃蔭清風爽      喧鬧齊鎮任我行

  五丈塬高雄姿險      諸葛廟中慕前勛

  斜峪流水泛漣漪      青山逶迤綠草深

  太白之巔戴銀冠      云海茫茫如仙境

  負重攀登去實習      高山杜鵑耀眼明

  驪山巍巍千重嶺      秦始皇陵金塔形

  故土種上石榴苗      喜看臨潼添風韻

  ……………………………………

  1958年3月,我們班的全體同學受陜西林業廳指示和學校的指派,在老師的帶領下,乘車往驪山和秦皇陵植樹造林。這也是我們畢業實習和畢業設計的一個部分。當時,那些樹苗從哪里來?植樹造林規劃是誰作出的?我們都不知道。我那時17歲,身體瘦小頭腦簡單,除了干活,其他什么事一概不聞不問。我們先在驪山上挖魚鱗坑,植樹造林。同年4月,這里任務完成后,我們便驅車來到了秦皇陵。

  那時,金字塔形狀的秦皇陵是一個光禿禿的大荒丘。解放前,由于歷屆的舊政府對這里沒采取過任何保護措施,因此秦皇陵上沒有一棵樹,只是稀稀拉拉地長了一些野草。周圍地面和陵上沒有任何建筑,連一塊碑碣、一截土墻都不存在。陵上土壤沙化干燥貧瘠,無法種植農作物,也沒人敢在皇陵上種莊稼。解放后,黨和政府對秦皇陵的保護十分重視。特別是1956年,毛澤東主席發出了“綠化祖國”、“實現大地園林化”的號召后,中國開始了“12年綠化運動”,目標是“在12年內,基本上消滅荒地荒山,在一切宅旁、村旁、路旁、水旁,以及荒地荒山上,即在一切可能的地方,均要按規格種起樹來,實行綠化。”在這種氛圍中,1958年陜西省林業廳指派我校老師帶領我們全班同學生去驪山和秦皇陵上植樹造林,進行綠化,并由當地政府和農民予以配合。

  那時秦皇陵周圍沒有賓館、旅社,不通公共汽車,也沒有多少商店,更沒人來旅游。老師和我們班的同學都是自帶鋪蓋,吃、住在周圍農村的農民家中。當地農村吃兩頓飯。每天一大早我們就帶領農民去陵上挖魚鱗狀土坑,然后栽下樹苗。干活干到上午近十點時回來吃早飯,休息片刻又去陵上開工。一直干到下午四點多才回來吃晚飯。吃完晚飯后農民去干自己地里的活,而我們林校的同學則約好在陵上最高處的一片空地上相聚。因為那時在村里沒有電影、電視可看,全班連一臺收音機都沒有,生活乏味。因此,每天晚飯后在陵上的相聚,便成了我們唯一休閑娛樂時光。同學們見面除了打鬧交談,有的朗誦詩歌,有的唱“秦腔”,有的唱“眉戶”戲,很是鬧熱!而我們最喜歡的還是唱歌,特別是當時被稱為蘇聯第二國歌的《祖國進行曲》,是我們經常唱的歌曲:“ 我們祖國多么遼闊廣大,它有無數田野和森林。我們沒有見過別的國家,可以這樣自由呼吸。……”我們是學林業的,唱這樣的歌詞,倍感親切。

  陵上栽下的樹種,主要有石榴、華山松和側柏等。植樹造林中最大的問題是陵上嚴重缺水,沒有水是無法種樹的,即使種了也不能保證有較高的成活率。農民兄弟還真有辦法,他們提出在陵上挖水渠,把農田里的水一級一級地提上陵來,澆灌樹苗。這辦法還真管用!經過全班同學和數百農民的近一個月的苦干、巧干,秦皇陵的這次綠化造林任務終于圓滿完成。這是秦皇陵公元前208年建成、歷經兩千多年風雨后,在共產黨的領導下第一次實現陵園區的人工綠化!這可以說是一大壯舉!而我們有幸成為了這一壯舉的見證著、參與者!

  任務完成后,我們在臨潼乘坐火車回到了郿縣林校。接著,又到陜西省森林勘查大隊實習,進行大地測繪。這一年我從林校畢業后,被分到了省林業廳造林處工作。三年后當兵入伍、上大學,畢業后分到外省工作。從此,我離開了陜西大地,離開了我摯愛的林業戰線……

  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的前夕,我回到了八百里秦川,回到了驪山和秦皇陵,參觀了世界第八大奇跡---秦始皇兵馬俑。幾十年來,滄桑巨變。只見秦皇陵上綠蔭如蓋,滿目蔥蘢,景區內外到處游人如織,繁華似錦……

  今天,我回來了!回來了!令人感慨的是,當年離開這里的是稚氣未脫的毛頭小伙,如今歸來的卻是白發蒼蒼的古稀老翁!光陰荏苒、星轉斗移,惟一不變的是華夏兒女這顆對黨對國家的赤子之心,它像臨潼的石榴花,鮮紅璀璨,永不褪色!它像驪山烽火臺的火炬,熊熊燃燒,熾熱而永不降溫!

  ( 寫于2019年6月15日)

相關文章
选号为何不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