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工農家園 > 農民關注

20190611-溫鐵軍-全球化危機與中國戰略轉型

2019-06-16 10:19:24  來源:觀察者網-風聞社區  作者:溫鐵軍
點擊:    評論: (查看)

  重慶鄉村振興大講堂:溫鐵軍-全球化危機與中國戰略轉型

  2019.06.11

  本文是按照溫鐵軍教授受邀,在重慶鄉村振興大講堂的第一講:全球化危機與中國戰略轉型的演講的文字翻錄。

  人工聽錄,難免有所錯漏,任何錯誤勞煩各位指出

  

  錄音:《溫鐵軍教授重慶講座-全球危機與中國戰略轉型(20190611)上》: http://music.163.com/program/2061617111/1777812472/?userid=72140816

  《溫鐵軍教授重慶講座-全球危機與中國戰略轉型(20190611)下》: http://music.163.com/program/2061617110/1777812472/?userid=72140816

  

500

  剛才領導們致辭都感謝,我要感謝一個我們重慶的(教授)。這個人就是周鳴鳴老師。

  我是被周鳴鳴老師拉來的。所以我到這到重慶這兒已經7年。2012年正式建立成立咱們西南大學的中國鄉村建設學院,我就是當時被周老師通過學校邀請到西南大學來做這個工作的,來了七年了,對重慶的情況多多少少算是了解。

  周鳴鳴,西南大學http://www.023xiaoyuan.com/detail/teadetail/sid/14321995764548197/uid/14485287192793159

  周老師他當年是研究盧作孚的,她一直研究盧作孚。盧作孚呢,也是我們在鄉村振興戰略中對重慶市的主要領導,認為應該是學習的一個榜樣,我們的先賢。

  在座的剛才熊總上來做了一個致詞。

  熊新翔,重慶市博恩科技(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兼CEO,本次鄉村振興大講堂的主辦方之一

  他們這些企業家現在的這個榜樣,按重慶市領導的說法,叫“遠學盧作孚,近學佑明善(存疑?不明)”。周鳴鳴老師就是盧作孚研究一個重要的學者,我來了以后向她學習,向重慶的各位朋友學習,我們多少了解了盧作孚,他對于重慶,對于長江經濟帶,對我們今天的戰略布局,都是有重要的啟示作用。

  很少有人知道盧作孚在40年代后期,是一個把原來從川江航運起步的民生公司,拓展到了整個長江流域的航運體系,它成了長江航運中最大的運輸集團。并且在48、49年,就是即將解放前期,他已經開始走向深藍,開始加入到航海的事業中。盧作孚當年遭遇到就是一場嚴重的宏觀經濟危機,他的走向航海戰略部署,是在大危機的條件下遭遇到了挫敗。

  我們到現在為止研究盧作孚,大家要學遠學路作孚的時候,我們切不可以只看到盧作孚當年過五關斬六將的成功經驗。我們還要看到盧作孚最后為什么會先遭遇到經濟上的失敗。

  這是一個客觀的過程,內河航運沒有太大的風浪,所以將江船和海船不是一種類型,江山不是不可以海上去航行,但是在海上是抗不住狂風巨浪。

  所以就盧作孚當年在長江做航運的時候,他的船隊可以是多種多樣,他一旦要進入深藍,進入航海,去跟海上的那些跨國公司競爭,他就得去造大船。大船我們當時中國工業還不行,造不了。那盧作孚,就得去國外。去造船。造船在國外造船支付的就是外匯。可是大家很少有人了解,要用外匯,你就得換匯,你就得做買賣,做交易去換的外匯。如果沒有外匯就得去借款,借了款就得還外匯。假如你在國內收的是本幣,然后你還得換,那就得去應對匯率的變化,這就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你們知道1948年民國晚期的時候,通貨膨脹率,是非常嚴重,我們把他叫惡性通脹。

  在惡性通脹的挑戰面前,民國政府推行的也是一場金融深改,也是海歸回來跟美國人配合,幫助民國政府搞了一次金融深改,那叫做金圓券改制。原來叫法幣。放棄法幣。法幣毛票子了。

  因為當時大家都知道的:用車,上海人叫黃魚車,就是我們今天的人力三輪車用車,拉上成捆的貨幣去買一袋米。貨幣貶值到了相當嚴重的程度。

  只好放棄法幣,改行以美元作為儲備,就是你得去借外匯,民國政府去借外匯拿來作為發行貨幣的依據,這叫做什么?放棄主權貨幣的幣制改行外儲幣制,以外匯儲備來作為你發行貨幣的依據,你就得想辦法怎么能夠把你的資源賣出去,把你的財產賣出去,然后你換得外匯,你才能支撐你的貨幣。

  所以用外匯,為什么叫金圓券?是因為1944年美國,因為戰爭中用它的軍火來支撐歐洲亞洲的戰爭,所以亞洲歐洲各國都得把他的黃金儲備交給美國。你用你本國的紙幣是買不來軍火的,因為你本國一打仗,你的紙幣就不值錢了。所以給黃金。

  到1944年的時候,美國已經收儲了全球60%的黃金,發行全球70%的貨幣,并且承諾美元隨時可以兌換黃金。于是乎美元叫美金。這個故事懂吧,很容易聽得懂,對吧?哪怕你沒上過大學,這個故事應該聽得懂啊,因此美國就開始主導這個世界的貨幣體系。

  美元變美金,比如說你們知道那個時候這個世界建立了什么?WB,世界銀行,美國主導。同時建立了叫做布雷頓森林體系,叫Bretton Woods System。什么意思?美元承諾:以固定比例兌換黃金,然后世界各國你們都跟美元對標,美金就成了可以替代黃金的紙幣。

  但是美元誰發的呢?各位知道嗎?美聯儲,很好,美聯儲什么性質的機構呢?才是美國國家的,是政府的嗎?不,大家知道是私人銀行家組成的機構,他代表的利益什么呢?私人銀行家金融資本集團的利益。由此這個世界在金融資本體系的運作發生一個根本性的改變,就由一個國家的金融資本家利益集團來建立并且推行符合這個集團的利益的世界經濟秩序。

  我不想跟任何人發生爭論,我只講這樣一個客觀事實。只是告訴他這個秩序什么時候開始的?1944年。前提是什么呢?打仗。打仗就迫使他的紙幣不值錢,只能用貴金屬,這就是個客觀過程。我想這個客觀過程大家接受起來應該不困難。這個客觀過程所得出的是一個非常客觀的現象的歸納。

  這里頭還沒有理論,各位,也沒有意識形態,沒有對錯好壞,我們只是告訴你,從那個時候起,以美金來替代黃金的世界金融資本體系,就開始運作起來。你們看這張圖。

  

500

  這是現在,我們為什么對全球化作出一個危機的概括,我說現在是全球化危機與中國的生態文明轉型。

  這個題目從哪來的?稍微往前推一點。推到1944年,我們就看到一個重要現象就是美元替代黃金,美聯儲替代了世界秩序的構建者,變成了一個很重要的,新的改變。

  從1944年開始,當時民國政府就是因美元可以替代黃金,所以他的儲備不再是是貴金屬不再是黃金,他把美元借來,借來用它來發行金圓券,同時要求所有的官方民間都把你們手里的黃金,乃至于銀元,甚至你們的外匯都交給政府,才能穩定中國的貨幣。

  盧作孚當時去做海上航運競爭的時候,他需要去建海船,它就得拿外匯,這個外匯就得靠什么?靠你的幣值穩定。你在國內的收的各種,比如說長江航運上所有各種費用,船票運輸等等這些費用,才能夠以穩定的匯率兌成美金,才能去支付它造船的款。

  這個階段上,大家注意,其實中共在1947年就已經確立了新民主主義的發展戰略。新民主主義是什么呢?很多老同志不理解,問毛澤東說你這個新民主主義跟舊民主主義有什么區別?我孫中山搞得,既然你們認為孫中山是舊民主主義,那你的新民主主義什么?毛澤東說得很清楚,都是發展私人資本主義,唯一的不同就是:他是國民黨領導,我是共產黨領導。

  也就是說中國共產黨在1947年所確定的建國之后的發展路線是搞私人資本主義的市場經濟。主觀上沒問題,因為這不光是中國共產黨,當年的蘇聯共產黨也是這樣要求的:是因為你們是農民國家,你們的革命叫農民革命,你們沒有條件進入社會主義,所以你們先得補課。

  就跟我們今天的很多知識分子說“我們沒有補上資本主義這一課,這一刻我們怎么能進入社會主義?”當年蘇共這個態度中共也是這個態度,不要以為這些說法當年沒有。今天的你我重復昨天的故事,并不就有積極意義。

  昨天的故事怎么回事兒?要給大家講清楚。我們當年就是想發展私人資本主義的。就跟盧作孚當時想以他自己在長江航運上形成的一統天下,加入國際競爭,我們不是認為我們只要這樣走,一定能夠在全球競爭中脫穎而出嗎?我們沿著資本主義道路,我們走下去是應該沒有問題啊。

  盧作孚沒走通,中共也沒走通。什么道理呢?因為那個時候都不了解1944年形成的布雷頓森林體系,它背后所代表的美國金融資本家集團掌控全球金融秩序,這個東西到底是什么?沒有搞懂,沒有教訓啊。

  所以民國48年金圓券改革四個月失敗就是一個巨大的教育。靠外匯儲備來發行一個國家的貨幣,當你的匯率穩定不住的時候,本國貨幣就會穩定不住。就會迅速的被什么?被通脹打垮。

  民國政府并沒有能夠有效控制國內的黃金,更何況當時還有戰爭。戰爭,迫使民國政府財政的80%+用于軍費開支。你不可能通過各種生產頂著抵掉這百分80的軍費開支,于是乎民國政府的財政就是高赤字財政,赤字率高達82%。那怎么辦呢?印票子。因為那是打內戰,對吧?你印票子沒有任何生產收益,來頂。

  于是乎就金圓券一發行,面對的是惡性赤字,惡性赤字導致貨幣增發,貨幣增發導致金圓券變成毛票。短短四個月金圓券它垮掉。

  這個金圓券一垮就很麻煩了,盧作孚先生在海外訂購的那些船需要用外匯支付,你本幣垮了,他就沒法去支付外匯。國民黨政府嚴格控制外匯。

  這時候1949年解放了,這個解放也很有意思。就是民國政府沒有貨幣體系沒有了,你沒法支付軍費,財政也垮了。貨幣體系財政體系都垮了,現代裝備的軍隊也垮了。你們看當時共產黨軍隊打過來的時候,一個連隊百把人 ,沿著大路兩側上萬國民黨士兵放下槍不打。

  不打的原因很簡單,沒人發錢。給誰打?雇傭軍隊,是抓的壯丁。他不像共產黨軍隊是發動農民土改,把土地分給你們,你們是保衛土改果實,你們自己自覺自愿地參加軍隊,你們的戰斗力就強。你們是沒有土改,你們參軍打仗,當然這就導致摧枯拉朽一樣出現民國的敗亡。

  但它前提是什么?是貨幣體系不能應對財政赤字。經濟危機導致政權解體。那好了,盧作孚先生,在這樣大變故之下,你注意,民國政府撤離臺灣的時候,把所有剩下的黃金銀元連同美元全部帶走了,帶到臺灣,變成了臺灣建立臺幣體系的基礎。

  中國共產黨一接手政權,新政權發現手里啥都沒有。你發行的貨幣,對不起,一接手政權,你注意了,所有大城市,連掃個馬路都得用財政支付,掏個廁所得用財政支付,更遑論軍公教這個體系。當然(國民黨、軍閥的)軍隊可以解散,但是你的軍隊你不能解散啊,盡管大規模裁員,我們也是精兵簡政。但是財政照樣是赤字。一接手大城市發現任何一個事兒都得拿財政去支付。

  你的農村你可以靠動員農民,你們參加土改,于是乎張家莊給你提供門板,李家莊給你提供大餅,趙家莊給你提供衣服,鞋子,所以你就能打仗。所以陳毅說當年我們淮海戰役,一個前線戰士背后38個農民支援,你是靠著農村包圍城市的方式,你拿下了政權。

  但是這個國家政權的所在地卻是大城市。你把上海武漢廣州這些大城市打開的時候,你發現每一天都得花大量的錢來維持城市。所以才有國民黨退出以后還說很那個什么的話,對吧?“我就不相信你們共產黨能管得好,你們這就是一幫泥腿子,你們怎么可能管得了大城市。”你從1949年一接手,首先遭遇到這種惡性通脹繼續爆發。

  建議配合【十次危機系列講座:革命紅利+局部戰爭》惡性通脹-新中國的第一次周期性經濟危機(1949-1951)(第一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6280376 】

  or

  【Lecture 1 No.1: Revolution Bonus + Regional War>>Hyperinflation – First Cyclical Economic Crisis in New China (1949 – 1951) (Part 1 & Part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SHpZNerrwI&list=PLW2w8_H08pM0eoxrS2cxbwdcCPjPK9A12&index=3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SHpZNerrwI&list=PLW2w8_H08pM0eoxrS2cxbwdcCPjPK9A12&index=4】食用

  各位做實業的,我想問你們一句:惡性通脹條件下,你能干實業嗎?共產黨1947年定下的發展實體經濟,發展私營個體經濟,推進市場經濟,這套在惡性通脹的壓力之下,任何實體經濟都經營不下去,因為你買原材料的時候那個價,等到你賣出產品再去買原材料的時候,不是那個價了,翻了多少倍了。

  所以只要是宏觀經濟出問題,微觀領域中是不可能產生利益的,就像我們現在為什么脫實向虛? 是因為生產過剩,生產過剩條件下做實體的沒有收益,你賣不動,那你怎么辦呢?只好把資金從實體搬出來,去搞虛擬的游戲,要不進股市要不進期市,要不進房市,你總之是玩虛擬游戲。

  1949年,一建國就遭遇惡性通脹,你的新民主主義的戰略無法貫徹。你在惡性通脹條件下,實體經濟是很難經營的。

  所以不是誰腦袋發熱,不是今天你們看到的這些意識形態化的表述。

  這不是批評搞意識形態的啊,我只是說他們的工作很努力,他們也很費心,但是如果你不把當年的歷史事實梳理出來,我們跟著一般的說法走,是解釋不了客觀真實的。

  我們把70年前后做個對比,你會發現當年你為什么會放棄新民主主義,為什么走不得私人資本主義的市場經濟呢?

  就是因為惡性通脹,財政嚴重赤字,這些宏觀經濟危機,民國時候這樣,你新中國一接手還是這樣。

  民國時期你打仗,你1949年基本上完成了大陸統一,不用打那么多仗了,所以財政赤字下降了。但也是從民國的80%的財政赤字下降到70%幾,還是惡性赤字。

  所以這不是說我們一取得國家政權就一了百了,一切都好,這不可能的。民國留下的攤子你得接,接過來以后還是一個很嚴重的局面。所以最近發表了一個為什么土改對于當時的新中國政府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緩解危機的手段。

  大家很難理解,就鄉村振興農村、三農為什么這么重要?是因為建國之初,誰幫助新政權緩解了這場大危機呢?

  農民,這幾乎不可想象,農民怎么能幫助新政權緩解危機呢?

  你們也都知道,當私人資本家在實體經濟領域中不能獲利,因為通貨膨脹太厲害了,他干什么?他去推波助瀾,他把資金從實體經濟析出,干嘛?囤積居奇,市場上什么緊俏呢?白米白面白布,叫打“三白戰役”。

  你們都知道1949年大城市里面掀起的是什么?在實體經濟你不能掙錢了,大家把實體經濟的資金拿來去囤白米白面白布,這一囤積惡性通脹進一步被刺激起來,老百姓民生就幾乎不堪其擾,沒法過日子。

  這就迫使新政權來跟私人資本囤積居奇,來打“三白戰役”,在上海打了幾次,在武漢打了幾次,最后把私人資本家打敗了。他血本無歸。

  怎么打的?無外乎你抓緊給農民分地,農民一分地,即擁護你新政權,新政權去建立了一個國家來收購白米白面白布的這樣的一個體系,農民就巴不得把它生產的糧食、棉花等等交給國家,這國家就源源不斷往城市送,本來囤積居奇,把價格炒起來這些。

  就接下家的這些人,再也囤不下去了。因為市場價格不斷下降,你再出手,對不起,已經不值錢了,所以這些人血本無歸了,打掉了一大批投機商,也就是一般意義的私人資本玩不下去了。

  這個過程中間,國家推進土改。農民,你們都知道,那個時候土改是明確把土地證發到戶的,每家每戶的張三李四王二麻子這都是地。

  (地)給你了。農民要怎么著?農民要拼命地生產,盡可能地勒緊褲腰帶,多向你賣,然后拿來什么?拿的是你發的紙幣人民幣。農民吸納了新增貨幣量接近50%。農民接受這個貨幣以后,因為他相信,因為新政權他打下來的,對吧?

  好了,他接受了貨幣以后,他又不進入消費,所以它不制造通脹啊,他是干嘛,要攢著錢對吧?所以他把攢錢又還給誰?還給人民銀行。

  人民銀行的貨幣回籠了,對吧?這個是非常有意思,農民他是節衣縮食,他不消費,他攢錢干嘛?想買地。那個時候土地還是可以自由交易的。

  所以1949年到1950年就是因為你大規模推進土改,農民就積極向你賣農產品,然后吸收你發的貨幣,盡管這貨幣,是沒有黃金儲備的,也是沒有美金儲備的,按說應該是毛票子。在但是老農民不在乎你什么,他就是既然你有貨幣,我向你買我的糧食,我向你交了糧食,這貨幣我收回來,再交給人民銀行去存上,等將來我存了多少的時候,我可以再買地。

  農民救了中國,就這么救的啊。小農經濟這點心態就是什么?盡可能的我們把它叫做理論上叫做【簡單生產力的蔓延擴張】,(笑)這東西是我的理論,就是說農民怎么發揮作用的,這么發揮作用的。

  但是這個救了國家,卻救不了盧作孚。盧作孚還得用外匯去支付,才能把海船買回來,他才能沿海去運輸。但這個時候對不起,中國,因高額通脹高額赤字,我們的經濟是蕭條狀態,沒有那么多的貨運量。一方面是貨運量下降,一方面他在國內收取的人民幣不可能兌換美金,他就沒法支持在海外買的船。

  于是乎盧作孚的民生公司,到1950年的時候已經出現什么現象?

  資 不 抵 債 。

  大家看到盧作孚先生最后是自殺而死,我們很多研究盧作孚的人認為是他跟政府之間有矛盾,其實很少人關注到它在1950年的時候,已經出現了民生公司的資不抵債。資不抵債,按你的教科書應該什么?我不多解釋,你們自己回去看看教科書。

  且不說資不抵債,如果你的負債率高達70%以上意味什么?50%以上就意味著你給銀行打工,70%以上你就得走破產的路,到90%根本沒法經營,如果你資不抵債100%以上的負債率,連破產都破不出點余錢剩米了。

  一個白手起家,一世英名的作孚先生最終遭遇到大危機的打擊。民生(公司)資不抵債,我們怎么看待最后這個過程?

  因為以前我們的學者幾乎不研究宏觀問題,沒有人把宏觀微觀結合,更沒有人把民生盧作孚先生的一生奮斗和他所處的整個宏觀經濟的變動過程做一個結合。如果在這些研究上我們沒有解釋,我們只能服從于社會上熱炒的那些話題。

  請問如果你只會跟著社會上熱炒的話題,網上那些標題黨們走,你還是一個有自覺思考能力的人嗎?

  一個人。為什么是人?無外乎就是我活著,因為我思考,你拿什么思考呢?拿標題黨給你貼的那些垃圾思考嗎?你怎么做一個人呢?人無高下,唯思想能力爾。你怎么提升你的思想能力呢?無外乎就是把歷史貫通,把宏觀微觀貫通,你就能夠理解很多事情,你能夠超越一般。

  當然我們并不說搞標題黨的這些朋友不好,它也是謀生手段,對吧?他如果不搞標題黨,怎么能吸引眼球?

  現在這些,網上這些東西,弄得昨天晚上吃飯的時候,熊總和他周圍的幾位朋友都在問我說:你看這次中美談判到底怎么回事啊?是不是我們想妄自尊大啊,是不是因為怎么就如何我們不履約啊?這些東西都是標題黨給的,給我在座的企業家啊,如果你們有經營企業的,我特別勸你們千萬別跟這標題黨走。

  剛才,熊總上來先說,昨天晚上我(給他)說了幾句,就這幾句對他來說已經是好像破解了很多思考難題。這個是他的評價,我自己不敢這么看,我只是說了點基本的情況。

  剛才(熊總說)要搞農業的時候,下鄉,有多少萬(畝)的時候,你說規模的概念,我先說的是:你的幾萬畝意味著你覆蓋了幾個鄉鎮?

  一個鄉鎮平均有二三十個村,這是行政村。一個鄉鎮平均得有50個以上的自然村,那就意味著你所面對的財產權利關系是復雜的。而我們現在又是把資源性資產全部分包到戶了,你面對的一個鄉鎮大約應該在2到3萬人的規模。2到3萬人,如果平均占有資產的話,對不起,你形成幾萬畝的規模的資產,就意味著你要跟幾萬人去打交道,你的交易成本是非常復雜的。

  我其實沒說別的,無外乎就是把基本情況說了一下,對吧?這誰都聽得懂。所以我說我的理論是什么?我說:任何外部主體進入高度分散的去組織化的鄉土社會都會有交易費用陷阱的難題,這就是理論。

  這幾句話我說了什么?說了個基本事實,對吧?我是告訴一個鄉鎮范圍內多少地、多少人、多少個村。

  你的面對的交易對象不是向你做了1萬分的承諾,但(承諾)實現可能只有萬分之一的政府,政府為什么要承諾?因為政府要招商引資。你是個大投資家,對吧?你要來,當時政府說你要什么我全給你。你要多少萬畝嗎?我全給你,你要得到嗎?對不起,那都是政府承諾不能兌現的。如果你弄標題黨來,“某某投資家什么的......如何跟地方政府發生矛盾沖突”,他就都來了,然后編出無數的標題,其實都是假的。

  真的原因很簡單,就是實際上這些資源性資產都在農民手里占用。政府向你承諾了,他并不能給你。你如果想跟這些人交易,你想拿到它,對不起,交易成本極大。

  所以我們把今天鄉村發展困境歸結了一點,叫做交易費用陷阱。任何外部主體,政府企業社會組織想下鄉,看到鄉村資源好,想下鄉的人成千上萬,下鄉成的人少的有少。

  這就是為什么很多企業,我昨天還在成都,成都的一個農業農村局的局長,他發言上來就說:“我現在再也不相信那些一來說要包個幾千畝地的這些人了。只有在我這個農業農村發展過程中,凡屬于那一說搞幾千畝的沒有一個成功的。”

  這就是什么呢?交易費用難題或者交易費用陷阱所造成的失敗案例,在他那叫做沒有一個成功。

  今天我們搞生態文明,我們今天搞鄉村振興,我們怎么搞?什么叫做產業興旺?如果我們繼續按照過去那套工業化時代的思維,你能搞成嗎?

  不成,怨誰呢?

  怨你自己沒有自覺思考誒。我剛才說的那個道理哦。什么是人呢?人不外乎我活著,我思考。那不你思考層次低了嗎?你怎么提高自己的思考能力,增加思考能力,變成一個自覺的思想者,這是你一生的目標。

  因為人的一生無外乎在回答三個問題:我從哪來?我在哪?我上哪去?

  剛才熊總講的:“我到了五十多歲年紀了我該上哪去了?我掙錢掙夠了,虛擬我玩膩歪了,不想再玩虛擬了,我玩點實的”。

  什么最實?

  農村啊,三農最實啊。所以就想下鄉啦。帶著多少億的資產,我想下鄉,那就意味著你說一個巨大規模的資本,你去跟分散的資源做交易。這當然需要像我這號的啊。我做了幾十年,我們有無數的經驗教訓,讓我們來幫你點出:你要想下鄉應該怎樣一步一步走。

  切不可,當然,地方政府我們要相信,不是說不能相信,但是你得理解地方政府人家要要招商引資嘛。他如果招商引資指標達不到,他不能提拔嘛。你得理解人家是吧。大家,你想賺錢,他想提拔,擱那一塊,一碰,得,協議達成。但是,那么容易嗎?

  要是那么容易對吧,他也馬上就提拔了,你也馬上就賺錢了。不那么容易,所以中間就得有點設計,你怎么才能減少你的交易成本,產業才能真正形成啊。

  這就需要所謂的三農深改,就要如何貫徹生態文明的深改思想,對吧?

  好了,我們盧作孚先生當年最大的問題就是他面對的是無法支付外匯的危機。

  這個是它一個重大轉型啊。它已經完成了一個長江航運的一統天下,他是最大的長江航運企業了。毛澤東當年說:我們不能忘記、中國人民不能忘記四個企業家,其中就有一個盧作孚。因為他是當時中國最大的民營的航運企業,他能夠順風順水的統一長江體系。

  因此長江經濟帶最應該學的是盧作孚。

  所以人家陳敏爾書記(重慶現任市委書記)上來說,“遠學盧作孚”有錯嗎?沒錯。但也得了解盧作孚是怎么走麥城的,通過過五關斬六將地統一長江航運,這當然應該學。最后敗于何處呢?

  敗于走向深藍。

  走向深藍,你面對的是國際風險,國際風險難道是中國當時民國政府能掌控的嗎?是剛剛誕生的新中國政權能掌控的嗎?當然不是。

  我告訴你們了,1944年,就是人家美國的私人銀行家集團,人家在掌控著整個金融資本世界的秩序。

  把這個道理講清楚了,回過頭來,我們一步穿越,穿越了70年后的今天,你們看看今天這張表,這個柱圖表達的什么?(還是上面那個圖)

  表達的是今天本國的人民幣回歸了什么?

  (回歸了)1948的外儲貨幣體系。我們今天是以多少外匯進入中國,對沖增發我們貨幣使得今天中國變成了2/3的貨幣增發靠你的外匯流入。

  因此我們怕什么?

  所以昨天晚上吃飯的時候那些企業家朋友都問我這次中美貿易談判能成嗎?

  我說告訴你們,這次不再是貿易談判。

  我昨天晚賣了個關子,說我不給你們回答,我今天給大家說。你們先忍一晚上。我說你們看看這次先去談判的誰?跟誰談判?難道是貿易代表嗎?

  不是,是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鋼。提高談判對手誰呢?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史蒂文·努欽(Steven Mnuchin))。為啥?那是官方對官方對吧。

  美國財政部是什么的代表?說白了,因為它在利益上是緊密連接,就是美聯儲增發貨幣來買美國財政國發的國債。美國財政部才能債務形擴張,對吧?無論是你造航母,造核潛艇,還是打多少戰爭,甚至要醫改、所有這些消費等等,對吧?

  這從哪來?從財政擴張,財政怎么擴張的?

  發債,誰來幫他發債,美聯儲。美聯儲是私人銀行家集團,怎么跟他配合呢?

  就是我發貨幣來買你的國債。這過程也不復雜,就是這樣。不這樣又怎么著?這換了你當美國的總統你能怎么著?

  大家也看到網上有的寫了有帖子、文章。告訴你說任何一個美國總統,無論那個黨的,只要你想把貨幣權收歸國家,你立刻就嗝屁了,死了。用什么方法死的?

  那是另外的說法,每個死了都查不出的原因來,不是,都查不出真兇來。網上有這個東西啊,真實與否,大家可以去查。

  但是確實,美國貨幣金融體系跟像中國這樣的國家是完全不同的。你們美國人要求你對國家改制度,你能怎么改?你能改成一個私人銀行家來決定貨幣政策、決定貨幣發行的體系嗎?

  不能,如果你不能的話,你怎么按照美國的這套制度玩呢?很多人都說我們為什么不能改成美國的制度?這是核心問題:人家這是靠戰爭打出來的!

  你有這本事嗎?老實認慫吧,我們沒有能力打這種世界大戰,我們只能是我們自己加強我們的防衛能力。在涉及到主權這種觀念問題的時候,我們保證我們不讓步而已。

  我們沒有那種(能力),所以很多人都說中國人要當世界老大,我說你有病啊。我就不相信任何一個國家領導人愿意當世界老大。累不累的啊你,你干的成嗎?

  不可能的。

  這絕對不要認為那些網上那些說法都是真的。尤其是我們的企業家們,如果你們要跟著網絡走,我的老天爺,你怎么玩企業啊?跟著標題當走,你把自己的認識水平降到標題黨的水平上,你怎么判斷大勢啊?

  所以各位不存在什么中國想當世界老大,想替代美國,領導世界,這些說法編出來,不可能的。

  所以我們看到第一條,大家都知道,其實貿易戰,只是一個序曲,要打什么呢?

  其實他是要把你是靠外匯來維持,你其實說老實話,我們也是一個債務惡性通脹的情況。哪一件事你都得靠政府負債,你要搞反貧困,不得政府拿錢嗎?否則你怎么搞反貧困?

  你要搞三農,三農難道農民自己能拿錢嗎?還是靠政府拿錢,我們到現在為止,中央、省兩級已經向三農領域投了十五、六萬億了,

  我們一共現在5億農民,對吧。你要投入15萬億以上了。5億農民,平均多少?平均每個農民,三萬。所以如果我們說以五口人為一家,三五十五萬,平均每戶,應該得到15萬。

  就是這些大量的投入,投到鄉村的,你能馬上收回嗎?符合投入產出規律嗎?

  大量投下去都是沉淀。

  因此你也在不斷債務擴張啊。請問我們在座的各位,你們作為新聞工作者,你們去調查一下,咱們重慶范圍內哪個區縣財政是節余?我們不是也靠發債過日子嗎。

  這個世界,各位,請你們走向世界。這個世界有幾個國家的政府不是靠發債過日子?

  你們去看看發達國家,發達國家之發達,幾乎全都是靠高債務支撐的。歐洲發達嗎?現代化吧,哪個歐洲國家不是高債務,所以世界怎么了?一旦進入債務通道,那叫做進入一條單行道,沒有U形掉頭,只能不斷增發債務。

  說到這兒的時候講個小故事,大家聽聽。

  中國大規模增發債務的時候,朱镕基鐵腕新政的時候。我們原來的債務是非常有限的。我記得,因為我原來在中央機關工作,80年代趙紫陽當總理的時候,那時候財政已經很嚴重赤字。說考慮發國庫券、發國債。

  就第一次說發40億。40億,今天還算事兒嗎?

  當年說發40億,怕社會不滿。說老百姓買20億,機關干部買20億,就直接扣工資。所以某年某月某一天早上我到辦公室上班,玻璃板底下壓著一張國庫券。

  強行扣你工資,當然機關干部誰都沒有意見啊,大家都積極愛國的。

  那個時候,你像趙紫陽那個時代只敢發40億,戰戰兢兢地讓社會買20億,剩下20億機關干部。包括然后到李鵬的時候,到90年代,我們遭遇西方制裁,大家知道1989年美國帶領西方國家制裁中國,大量的外資全撤。

  中國正在經濟高增長的時候,突然遭遇到資本大幅度減少,進入嚴重危機局面。

  這時候誰?李鵬,當總理。當然實際上朱镕基負責經濟工作了。

  這時候增發國債發多少?發到400億,比趙時代,十倍。那也是很小心的在一點點增大。

  而到朱當總理,大家知道,朱當了一任總理,5年。

  1998年我們遭遇了東亞金融風暴,外需大幅下降,就跟我們今年一樣,生產停滯,債務率上升,通貨膨脹惡化,然后大量的企業倒閉。我們重慶當年倒閉了4萬家企業,我們是幾十萬職工下崗,如果你按人均贍養系數,那你就是上百萬重慶人陷入貧困。

  也就是在那個階段,我們出現了很多問題,對吧?尤其是黑社會的問題,社會秩序混亂,大量的群體事件爆發,當然也同時干誕生了官場腐敗。

  所有這些事情都是應該有據可循的。所以在這個過程中,朱镕基增發國債,一步把幾百億國債挺到了1380億。我們開始債務經濟,用國債,拉動經濟增長,也同時救了重慶。

  你們知道國債的第一項大投入什么,西部大開發嘛。國務院專門成立了督辦,我們有大量的,因為西部是不可能,當時那種經濟嚴重衰退條件下,產生不了收益,只能靠國家用國債向西部投入,所以我們重慶怎么就發展起來的。

  看看我們重慶老城區和新城區的變化:我們是過去580平方公里的城區,隨著西部大開發資金到位了,我們把周圍的山打通了,修建了38條隧道和大橋梁。于是乎,讓我們重慶城區面積從580平方公里擴張到1200平方公里,倍加了城區面積。

  然后當時你們的領導人就把城市主城區的第二產業說工廠全部外遷,外遷到周邊的幾條溝里.然后把主城區的土地全部變成商住用地,一次性的把二產用地變成三產用地,占有了那塊巨大的級差地租。這就是重慶人當年的真實經驗,跟我們媒體的朋友,有誰把真實經驗描述出來?

  建議配合【溫鐵軍: 用比較研究看重慶的客觀經驗(帶字幕)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876968】食用

  無外乎就是把黃金地段變成黃金。把那些不景氣的工業全部遷到周邊,并且按照工業的產業集群布局,再把科研院所高校跟它配套。當你形成了產業集群的時候,就可以有比東部更好的吸引外資條件。

  這就是黃奇帆為什么能夠把惠普拉過來。

  黃奇帆(2001.10——2002.05,重慶市政府副市長、黨組成員; 2002.05——2009.11,重慶市委常委,市政府副市長、黨組成員,2002.10市政府黨組副書記,2003.07兼重慶行政學院院長,2003.09兼市國資委黨委書記;)

  你所有需要配套的,電子產業園區,我全部都集中起來,你的任何一個零部件,我都能瞬間給你送到位。而在東部地區還沒有這種條件,因為大家的土地資源是有限的,對吧?國家又沒有給他大規模投資,去讓它整合成一個產業園,我干到了。

  這重慶就陡然成了西部經濟崛起,我們曾經連續多年是全國GDP增長速度最快的省市自治區之一。我們領跑全國GDP靠什么?

  靠你的產業重新布局了,你的城市面積倍增了,你的房地產就起來了,我們是靠這套的,這前提什么?

  朱老板大規模增發的國債沒收回,至今仍然壓在我們重慶的高速路、大型橋梁、隧道的地底下,那叫做沉沒成本。

  我們到現在為止,我們盡管增長的,我們并不能支付回去那塊沉沒成本。所以我們盡管發展的實體經濟,但也同樣是債務經濟啊。

  到今天很多人說我們債務量巨大的時候,我們得跟大家說是債務量巨大。但是,習總有一句話,我們的債務跟西方債務不一樣。你去看債務結構,我們的債務是什么?

  是這些橋梁、是隧道、是機場、是碼頭、是高速鐵路高速公路。這叫什么?這叫做建設性負債。西方的債務是什么?消費性負債,對吧?你得支付弱勢群體,你得讓低保人群有生存,你得讓醫保能夠兌現,你得支付大量的政府開支,否則政府關門。

  它不是我們這共產黨,不忘初心啊,你得白加黑啊。不發工資也得繼續上班,我們90年代曾經發生過很多地方發不出工資了。聽說過哪個政府它關門了嗎?沒聽說吧,沒工資的,照樣上班。學校沒工資,教師照樣上講臺,醫院沒工資,醫生照樣去干他的醫療。

  這就是中國。你到美國試試,不發工資,立刻下班了。警察不發工資,關門了。滿大街犯罪沒人管。

  所以為什么美國現在出現嚴重的民粹主義情緒?比如一底特律為例,我80年代出國就是底特律旁邊叫密歇根大學,我們不敢去底特律,為什么呢?我們有中國人在底特律被打死,為啥被打死?因為當時美國的敵人主要是日本。大量向美國出口汽車,把底特律汽車城擠垮了。比如說底特律汽車廠,關廠。工人大量失業,美國人就以為我們這種都是日本人。他恨日本人,所以就曾經下崗工人,我們叫下崗工人,他叫失業工人。 其實一個概念。拿棒球棒,打死了一個中國留學生,以為他是日本人。我們不敢去啊。

  

500

  密歇根大學所在地

  到現在更不敢去了,底特律。滿大街犯罪,警察根本不上班,為啥呢?不能發工資。

  這就是美國。你學啊,各位。我們當時重慶那么嚴重的經濟危機,哪個干部不上班啊?哪個警察不上班吧?盡管黑社會冒的厲害,這對吧?也出現了相當多的人命案,但你畢竟還得查,只是沒抓住而已,對吧。畢竟我們的系統實在運作著的,

  我們的負債叫做結構性負債,主要是建設性負債,我剛才舉西部大開發這個例子。我們西部大開發的總投資規模多少?36000億,其中2/3的國債能還嗎?各位?投到我們重慶這地方,

  你想想我們重慶建一條高速路,代價多少倍高于東部平原地區啊,但那能不建設嗎?不建你重慶怎么發展?這些事情,大家知道,這個是中國地大物博。

  你們得感謝秦始皇老爺爺,他當年把這個國家統一了。盡管他干了很多壞事,我們知識分子罵一輩子,我們世世代代的罵秦始皇,因為他殺了我們太多的知識分子。而且毫無人性啊~我們不外乎就是當年六國知識分子寫作都是六種文字。其實多種文字,我們是幾百個國家啊,對吧?我是這么拐,覺得漂亮,他是那么拐,覺得漂亮。到了秦始皇,一統一,你們都不許這樣寫啦,按我的方法,只許按秦的小篆來寫字了。那我們以前那些“優美”的書法作品全都一文不值了,我們當然就反他了,大家就藏著了,他就要燒,對吧?

  因為你們都是用所謂非規范文字寫的東西,所以焚書焚書啦,我們就反抗啦。就坑儒啦,我們就罵了他多少輩子。我們至今還在罵,是吧?

  只要是個知識分子,如果不罵秦始皇,你政治不正確。你在知識分子群體中你能活嗎?嗯?

  不能。

  但我們也得看到另外一方面。他統一文字的結果是什么?

  至今,人到中國,盡管他說話嘰里呱啦聽不懂,讓他給你寫漢字,一看,全懂了。你到越南,很多旅游點,你說啊這個是...你一看,中國字。比如說,韓國的皇宮旅游點,你一看,中國字。他不僅統一了漢字,它整個儒家文化圈,東亞地區都變成這樣了。所以我們客觀地看中國地大物博,她有一個能夠吸納你生產能力的怎么一種條件。

  于是乎中國的負債,就變成結構性的建設負債,于是乎,你就還可以繼續來啊。為啥啊?

  你這個負債拿不出來,那只是政府玩的那個什么呢? 紙對紙的游戲嘛,無外乎就是人民銀行印鈔票,來買你的國債。然后美國買了國債,它就用去打仗了。

  所以說,馬云跑到美國去跟他特朗普對話說得很清楚。說,你看,你花了多少萬億美元,你去打了多少仗啊,最后你都浪費了。我這兒花了多少萬億,我干嘛呢,我搞建設。

  我們難道僅是西部大開發嗎?我們是1997年遭遇的東亞金融危機,我們西部大開發。接著,東北老工業基地衰敗嘛。東北振興,投多少?2萬多個億,所以朱老板一任政府,他干進去6萬億的投資。投資解決的是西部問題和東北問題,然后到溫老板接班,繼續叫做朱歸溫隨,繼續辦,他蕭規曹隨嘛 。

  我們說朱老板這種做法,溫老板繼續干,他干的什么?想一想,咱們搞媒體的,溫老板接手以后,第一件大規模投資,干的是中部崛起嘛。

  無外乎就是西部也高興的,東部也高興了,中部的同志不干了。中部說你看我們中部它塌陷了。就說,好,也投。又是3萬億進去。然后接著,他們正干著呢,三農問題成為“重中之重”,然后向三農領域傾斜投資。

  這一開始就是新農村建設,新農村建設在溫老板身上,從每年幾千億投資逐漸上升,上升到萬億級規模。人家干了兩任總理。然后接著到了習大這兒,繼續干吶。所以完成了15萬億的三農投資。這就是中國,我們就這么干的。

  這么干的結果是什么?是我們把農村修成什么了?

  修成五通了。

  通路、通電、通水、通寬帶、通氣。五通什么意思?

  各位,開發區。每個村都有了辦開發區的條件。

  這時候它的資源性資產能不增值嗎?我為什么說現在企業如果貿然下鄉,你看政府跟你談的很好。但你解決不了問題,是因為每個農民都知道自己的身邊的資源增值了。就跟地鐵通到你們家樓下,你房子下面那塊地他增值,根本跟你個人努力沒關系。

  道理是一樣的。現在農村變成了什么?變成一個最好的增值空間,但是處理關系要得當,所以鄉村振興,要干嘛?

  要繼續把國家投資下沉到自然村這一級。然后接著,習總就講,叫做“山水田林湖草,綜合系統開發。”

  這就意味著都有價值了,怎么讓它增值?所以我們只要在自己掌控主權國債和主權貨幣的體系下,我們完全可以利用我們超大型大陸資源空間非常廣泛的條件,來轉型為生態文明

  所以我不用給大家翻片子(指現場的PPT),你們就明白,我們的生態文明是具有劃時代的歷史意義的。因此媒體朋友,毫無疑問,當你們講新時代中國特色的時候,很有底氣。這就是中國不同于資本主義的地方。

  資本主義能干這事兒嗎?干不了。

  哪個資本主義國家,能說集中全國財力用于那個不產生回報的三農?向鄉村投,把鄉村都搞成像開發區一樣。五通都進村,你們知道不知道我們現在農村通電率多少?

  高達多少?

  99%。

  99%的農戶。你們知道不知道我們現在寬帶。下一步5G了啊。我們現在4G時代,覆蓋了農村多少?80%。你們知道不不知道互聯網用戶,農村多少?

  2億多,這在世界上是奇跡。

  我們這些媒體的朋友為什么不把這些奇跡好好弄弄?天天跟著標題黨走。

  不怪你,因為我自己也干過媒體,當過媒體老總。我在去學校之前,我是國務院體改辦的機關刊物,叫中國經濟改革雜志社社長兼總編。

  干了三年多,而且我根上原來我本科是人民大學新聞系畢業,跟你們同行,我經常看著媒體的朋友著急。我離開媒體很多年了,我在做研究嘛,我們看到很多東西沒有能反映出來。所有現在大家如果是要開展一系列活動,希望大家往深了拉。

  你會看到我們實際上優勢在哪,為什么中國有底氣?打貿易戰,其實我們并太。好了,我接著幾句就要快要把問題說清楚了,我們為什么在現在的貿易戰中有底氣?很多人認為我們打不得,確實,看這張圖,打不得。如果一旦打,美國一提關稅,我們的外匯收入下降,就意味著貨幣增發沒有來源。

  我們過去是靠主權貨幣,主權貨幣有主權貨幣的發行的規律的,當你改為靠外儲。那你的外匯儲備下降,外貿的盈余下降,就意味著你的人民幣,就不可能再像現在,這樣去有利于你的國債增發了。

  人民幣下降,你的債務怎么發呢?你又不可能對世界發,我們對世界的債務評級很低的。世界上的債務評級體系根我們不是一個體系。它根本不承認,你的叫做建設性負債。對他來說負債就是負債。

  資本主義制度條件下根本不理解什么叫做中國新時代,什么叫中國特色?不知道,所以他不理解。我們說他的憤怒,我們是理解的,我們理解人家的憤怒,但人家不理解我們怎么回事。所以我們得,大家自己要知道要理解。

  所以我們按照這張圖(還是那張圖),我們的貨幣發行是靠外匯的話,那確實很糟糕。

  但是如果我們真的轉型為生態文明了。你知道有一句很重要的話叫兩山,對吧?為什么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了呢?因為我把基本建設修到了綠水青山深處。

  現在重慶人就是啊,你們現在開個車,石柱縣去了。開個車,城口縣去了,干啥去?度假去啊。為啥能去得了呢?高速鐵路通了,高速公路通了就下的去了。到了那兒消費,就變成第三產業了。農村中的資源性資產變成第三產業增值的資產。

  于是乎國家大規模投資墊付的成本,變成了農村的收益變成了農民的收益,變成了第三產業的收益,于是乎一二三產業融合實現,靠什么實現的?靠國家墊付的債務成本。

  那為什么不那么擔心呢?是因為說老實話,我們這個現在的大規模出口的經濟其實并不是我們自己干,我們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所以習近平最近的講話還在說,其實雙方的經濟是互補性很強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們不應該這樣打貿易戰。

  他說的是大實話,為啥?咱們稍微再把故事講完整一點,大家就理解,你們知道從我剛才說到1944年,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的金融資本國家以后,美國就啟動馬歇爾計劃。

  向東方的日本,向西方的歐洲,輸出美國的制造業。它輸出制造業之后,注意,這些國家經濟起來了,工業起來了,向美國出口產品,美國給他們錢,于是乎出現了什么呢,海外的大量的美元,就像中國現在積存大量海外美元一樣。那這些美元能不能兌黃金呢?

  不能。

  美國說我不能讓你們都兌黃金,你們都兌黃金,我黃金沒了,于是乎美國拒絕人家兌黃金。所以布雷頓森林體系,1944年建立的美元是美金的這個體系,到1971年美國自動放棄。從此不許你們兌換黃金,我也不承諾每一塊美元可以兌換三點多少零點幾幾盎司黃金,不承諾了。

  所以世界金融資本主義的制度從1971年發生改變,于是乎你們注意1971年以后發生了一系列重大變化,比如越戰結束,比如70年代各種各樣的社會運動風起云涌,經濟危機開始普遍爆發。就在這個階段,美國同樣。于是乎美國開始進入什么呢?進入實體經濟外移,實體經濟外移更多地靠金融資本。

  于是乎美國就在1973年簽訂牙買加協定,去跟石油輸出國形成美元放棄黃金,但是錨定在石油上。同時美國是世界最大的農產品出口國,尤其是糧食,它是最大出口國,所以美元可以錨定在國內的糧食上。也就是你任何國家要想買糧食,你得用美元買。

  于是乎美元變成糧食美元。任何國家讓他買石油,你得用美元賣,變成石油美元。糧食美元,石油美元,就緊緊地扼住了這個世界上任何國家要想進入所謂經濟正常運行必須買的兩大塊,這就導致美元可以掌控,繼續掌控世界。

  因為美元可以掌控世界,美國金融資本集團可以不靠實體經濟獲利,所以出現了1980年代開始的新自由主義的新的發展的趨勢,那就是金融資本擴張,所以從80到90年代,美國進入金融資本迅速擴張階段,2000多種衍生品被制造出來。

  這個可以靠金融資本獲利條件下,美國的實業資本家紛紛外遷,這就是世界上其他的國家得到發展機會的一個重要的關鍵點。

  我80年代在美國。我們眼看著到處是on sale,所有商場on sale拍賣,工廠拍賣,住宅樓拍賣。他都是實體經濟嚴重不景氣,大家都忙著往外跑。那時候我掙點美元,我也不帶回國內,留在美國存著,因為存款利息很高。這樣就導致全世界的資金流向美國,美國就進入金融資本,虛擬經濟成為主導的新時代,這叫做新自由主義的金融資本主義階段。我們就在這個階段開始進入了80年代高增長,大量的西方產業向中國轉移。接著注意啊,到了這個階段,因為西方產業轉移實際上占有了各個國家的要素收益,于是乎它發展起來了。

  蘇聯沒這樣做,蘇聯的競爭就下降下來了,于是乎蘇聯就解體了,再加上蘇聯不貨幣化,它的全部商品不拿來交換,他換實物換實際的產品,他連商品經濟都不進入,更不用說貨幣經濟。蘇聯經濟發展上和美國之間有一個很大的落差。于是乎競爭中,蘇聯解體。在蘇聯解體之前,80年代雙方進入了冷戰中的最高階段,叫做“星球大戰計劃”。

  我到90年代蘇聯解體之后,曾經有一次被人家安排去跟星球大戰的始作俑者做了六個小時對話,累得我到最后說話連中文都夾雜進來了。控制不住自己的話語,所以從用英文對話最后變成中英文一塊兒,6個小時,讓我聽明白了美國的星球大戰是怎么回事。

  但是簡單說,因為今天沒時間,簡單說,其實就是美國人為了全球380多個軍事基地能夠同步行動。因為在你這白天在他那兒是黑夜,為了能夠同時行動,發展了。電子計算機和網絡傳輸。今天大家說的信息產業IT,包括大家在意的大數據體系等等。

  人家美國人憤怒是有人家的道理,因為當年星球大戰計劃,美國把大量的……,就像今天馬云批評的,你去打仗。他當年是把大量的精力財力投到了星球大戰這兒塊兒上,蘇聯垮了就算永遠的沉沒成本搞不回來。美國沒垮,他就把軍事研發投入所形成的電腦和IT商業化,這個商業化是在軍事解密三年,注意哈91年蘇聯解體,94年美國揭秘。緊密推進商業化,那時候我還是經常去美國。

  很多朋友就說溫鐵軍你回去搞IT公司,你肯定又發了。 是,那時候如果搞得話,我今天也不在這兒給大家講課。我沒搞,因為我那時搞政策研究的時候,是中央國家機關的工作人員,就我不愿意轉型商業,就沒搞。然后外企也說你既然英語好,你了解西方,你了解世界,你在中國給我們當“外代”,國外企業的首席代表,給你什么配什么條件,給高工資什么我也沒搞,那些機會我也沒要。就變成今天我,學者

  但那個階段上確實很多人進去了,其中最著名的,美國是比爾蓋茨,中國是馬云。馬云沒什么可失去,他就是翻譯,搞旅游的是吧?所以他進去了,他英語好,所以他進去了,他也不是搞電腦的嘛。從這兒開始進入原來的沉沒成本,剛才講的沉沒成本的概念啊,原來大量投入變成沉沒成本了,你后來形成的收益就叫做無窮大的機會收益。

  所以大量的資本流向機會收益,導致美國在90年代吸納了世界上的資本回流。剛才講了80年吸納資本回流,90年代吸納資本回流美國資本膨脹,就進入金融資本階段。美國人在這個時候,它的硬實力、軟實力、巧實力都是增加。但是任何事情,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不可能永遠是好。當美國人大量把資本吸收到那兒的時候,其他資本短缺地區爆發危機,東亞金融危機就是因為資本短缺爆發的。

  各位,美國并沒有因大量資本回流,走向一個生意再接一個生意。美國因資本過度回流出現資本投機于新技術。IT領域,造成IT泡沫,IT泡沫什么標準呢。現在做投資的朋友,如果你的投資30%項目成功,你還尚有回本的可能。到最后鬧到什么程度呢?鬧的只有10%的項目能夠成功。于是乎最終IT泡沫崩潰。這就是先東亞金融泡沫,后是美國IT泡沫。

  美國IT泡沫什么時候崩潰的呢,2001年,同年爆發的是911事件,宗教極端分子炸了美國的金融資本核心地區,形成了巨大威脅,所以美國是經濟危機,政治危機于2001年同步爆發。迫使美國的大量的資本流出,上哪去了?

  注意哈,我們就是朱老板鐵腕新政,大量國企倒閉,國企職工下崗的時候,財政發債去搞基本建設,正好把中國干成了3棟2層的高速公路,機場碼頭基本具備,所以大量外資涌入中國,我們陡然又變成了外商直接投資全球第一的國家。

  誰干的中國工業化?是靠我們自己苦哈哈的一錘一鎬的干起來的嗎?不是,是因為美國爆發大危機,大量的美國資本流進中國,導致中國經濟陡然起。這個高起起來的中國經濟就意味著中國變成了世界產業資本第一大國,但是其中大量的是他,不是我。我們當時政府口號是我家大門常打開,對吧?張開懷抱等你。2008奧運會,你們聽下來都唱了,張開懷抱等你,就等等來了一大堆外資,就弄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所以他打貿易戰我們當然受損,但是傷我們一千他自損八百。

  所以貿易戰并不是一個我們必須特別小心的,所以大家說我們準備不足,是準備不足,難道都該我們準備么?他自己的那些企業在中國,我們2/3的大類行業是被外資控制的,各位。當然這個批評也應該批評,對吧?你怎么會讓外資控制那么多的行業呢?但它是事實。

  因此打貿易戰并不是我們損失,大家都損失。所以從這個時候,注意哈,我們開始強調轉型,而美國爆發金融危機是2007年次貸危機。2008年華爾街金融海嘯爆發引起2009年全球危機的時候,你們注意,2007年美國危機爆發,中國提出什么?在濤哥的時代,胡錦濤和溫家寶,人家就明確提出生態文明是發展理念。

  在人家胡錦濤剛剛當政的時候,人家就提出科學發展觀,放棄單純追求GDP。我們國家最大的一個優勢:政治優勢。我們很少這樣說,就是我們每換一屆領導都繼續沿著上一任領導制定的發展路線走下去。

  不會翻烙餅,所以大家說不折騰是吧?所以你看這次習近平同志繼續成為黨的領導集體核心的時候,我們出的天安門游行的是什么?是從毛澤東到鄧小平到江澤民到胡錦濤到習近平,我們是一系列,沒有誰否定誰。我們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所以以前的路線繼續貫徹,就是胡錦濤提出的生態文明到了習近平新一屆黨中央繼續把生態文明貫徹,并且把它作為重大戰略,中國開始出現向生態文明的轉型,這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再沿著金融資本主導的道路走。所以,談判剛剛開始。我算是回答了大家的問題,我一開始說今天要跟大家講。

  所以勝敗取決于我們是否沿著生態文明轉型的道路繼續走下去。如果繼續走得下去,就國內各個利益集團都認同,我們現在最大的難題是實際上已經形成了多樣化的利益集團吶。在座的各位只要是干企業的,你們應該知道你的利益跟別人不一樣,對我們商業資本集團、金融資本集團、產業資本集團、運輸資本集團、電力資本集團什么煤炭,我們大家資本集團的利益都是不一樣的,怎么能夠跟著中央轉型呢?

  所以注意為啥現在中央強調鄉村振興,是因為鄉村的利益雖然復雜,但它很少能夠形成大型利益集團。為啥?

  就是大型資本跟農民打不起交道,這個無形之中形成了鄉土社會資源廣大,山水田林湖草可以“兩山思想”落實,然后我們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可以從鄉村振興起步,帶動中國轉型為生態文明。

  這就是為什么這一次中央19大在把生態文明作為全國轉型戰略落實的時候,強調就是鄉村振興是重大的國家戰略。尤其這次我們19大開的時候還沒有中美貿易戰,我們走了個先手,為啥呢。

  這次中美貿易戰打得最激烈的時候,習總就問,說我們糧食夠不夠?糧食部門同志查了庫,夠。我們油還夠不夠?還有儲備現在夠,但是進一步恐怕得更主要的靠陸上石油通道。

  習總說,飯照吃、車照跑,不怕。民生基本還在。怕什么?怕的是說老實話,是我們現在很多是資本利益集團怕受損。如果真打貿易戰確實會對資本集團有很多不利的情況發生,我們得承認。

  但是如果大家共同轉型朝向生態文明,我們是能夠有效的規避正面沖突。這里邊最關鍵的希望各位關注的就是,這一次跟美國談判,如果我們能夠適當地把守住金融主權,用我們自己的本幣,叫主權貨幣,來自主的貨幣化我們的山水田林湖草,這個生態資源,那就意味著我們把我們的貨幣錨在我們的主權控制的資源范圍上,我們用資源的貨幣化,來增量產生貨幣,用增量產生貨幣來把債務買斷,債務又變成實體資產,這樣中國的經濟可以形成一個閉環,我們就可以不受美國金融戰的打擊。

  但如果放的太大,像我們有些學者,當然我們覺得他們有道理,他們因為看了西方教科書,他們嚴謹遵守西方教科書的規律,這個我們認為是一種,可以討論。

  但是在貿易戰轉化為金融戰的條件下,甚至將來很可能還會比金融戰還更嚴峻的情況出現的條件下,我們怎么辦。沿著“兩山思想”推動鄉土社會空間資源、立體資源的貨幣化。

  進一步,習總所說的道理很清楚,叫做生態產業化,產業生態化。最后我們實現什么?用自主的貨幣體系就主權貨幣體系,來推進生態資本深化。用我們的生產資源打個比方,一株名貴樹木值幾百萬,難道它不可以做期貨交易嗎?它在山里頭至少得長個幾十年,對吧?它最終把跟名貴的比如說一個黃花梨或者金絲楠,原來你們這些企業家們都跑出去砍去了,現在人家都不讓了。

  你自己種了,種一株這樣的名貴樹,得長好多年。這好多年其實就是期貨。你把資本引導到這種名木期貨上,它難道不是吸納資本的嗎?也就是說你仍然可以玩一部分金融資本的游戲,那是在主權控制條件下,和什么結合呢?和你的資源轉化成貨幣,資源轉化成資本。

  你那個空間是很大的,所以我剛才說了,秦始皇老爺爺給你留了個900多萬平方公里的重大地盤,對吧?而且是得天獨厚的五大氣候帶覆蓋三級臺階分布,也就是資源非常非常豐富的國家。而且嚴格的說是一個非常符合生態要求多樣性的國家。

  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如果不按照美國主導的金融資本游戲規則去玩下去,我們轉回到中國這種主權貨幣體系之下的生態文明轉型,我們就將立于不敗之地。

  如果我們一定要按照他那套玩,很難說誰勝誰敗。

  好了,我就說到這了,其實片子(PPT)就不用放了,把這個道理給大家講清楚,有沒有明白我們到底應該怎樣跟美國人繼續玩下去。給大家耍嘛,可以繼續耍的下去了,好,我就說到這兒,我時間到了,謝謝大家。

相關文章
选号为何不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