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資訊中心 > 社會

漢陰百萬懸賞背后:借招商引資斂財,上億資金匯入個人賬戶

2019-06-17 05:21:17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記者
點擊:    評論: (查看)

  因為警方的一則“百萬懸賞”,湯曉東和他的東輝珠寶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

  在那些投入了資金的當事人看來,東輝珠寶從陜西安康市漢陰縣招商引資重點企業,變成了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狼”。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在當地調查了解到,東輝珠寶在漢陰的項目早在2014年7月就開始籌備,此后湯曉東以每年不低于15%的利率,向社會不特定人群吸納資金。2017年6月,湯曉東經過招商引資在漢陰縣建設“東輝珠寶小鎮”,此后,在漢陰縣乃至臨近的紫陽縣、安康市漢濱區等地,不少投資者加入到這個號稱與漢陰縣政府“簽約6個億”的珠寶投資項目中。

  一名當地人士稱,東輝珠寶以1.25%的利率每月向投資者發放利息,但從2018年9月17日開始,付息驟然中止,此后投資者們紛紛報案,22天后,警方對此刑事立案,東輝珠寶門店被查封,成員被抓,湯曉東卻逃往美國。

  6月13日,湯曉東公司的一名員工告訴澎湃新聞,自2014年下半年以來,湯曉東的東輝珠寶僅靠漢陰的直營店就吸納投資者資金7000余萬元,但這個門店實際上只是個空殼子,公司沒有財務,所有投資者的資金全部匯入了湯曉東或其家屬的個人賬戶,“東輝珠寶在漢陰經營了4年,所有精力都用于宣傳,沒做出什么業績,也沒有盈利。

  

  東輝珠寶公布的匯款賬號中大部分為湯曉東的個人賬戶。受訪者供圖

  “龍頭企業”

  中止付息的9個月里,張世宏(化名)對東輝珠寶公司以及老板湯曉東僅存的一絲希望逐漸被現實澆滅,他至今仍不愿相信,自己就這樣從一名投資者變成了一起“非吸”案件的受害人,“投給湯曉東的14萬元是我賣早餐一點一點攢下的血汗錢啊”。

  張世宏是漢陰縣人,這個47歲的西北漢子在過去的十多年間,一直以賣早餐為生。他說,漢陰縣是國家級貧困縣,縣城里除了一些家庭式小作坊,幾乎沒有什么大企業。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張世宏與生活在這個小山城里的很多人一樣,習慣將掙來的錢一股腦全部存進銀行,但他始終覺得這樣的方式有些太過“保守”,收益太低。

  2018年2月26日,張世宏賣完早餐收攤后在街上閑逛時發現,鳳凰廣場聚集了數百人,他出于好奇,上前詢問后得知,東輝珠寶在這里舉辦新春招聘推介會。張世宏說,在得知這一消息后,他在推介會現場找到一名工作人員進行了現場咨詢,被告知東輝珠寶是漢陰縣招商引資重點企業,投資者每年可獲得15%的返利,“我覺得有政府介入肯定很穩當,回家和家人商量后就決定投資了。”

  

  東輝珠寶辦公室內如今只剩下一堆雜物和大量宣傳畫冊。受訪者供圖

  2018年2月28日,張世宏前往東輝珠寶在漢陰的門店了解投資情況,在查閱過相關證書、產品及東輝珠寶與漢陰縣政府簽訂的投資合約后,他當即決定投資14萬元,并與東輝珠寶簽訂了投資協議書,其中約定,張世宏以股東身份投資東輝珠寶玉器有限公司,享受公司每月定期盈利分紅,張世宏投資資金作為東輝珠寶各項經營資金,由東輝珠寶自由支配,張世宏可以了解東輝珠寶的經營情況及經營合法性,但不得干涉和妨礙東輝珠寶的正常經營管理。

  張世宏說,投資協議中約定的投資年利率為15%,月利率為1.25%,他在匯款之后,公司當即支付了他當月的利息。在此后的幾個月里,東輝珠寶每個月28日都會準時支付張世宏利息,也曾組織“股東”參觀其門店和廠區,“我也是在這個時候才知道,漢陰縣很多人都給東輝珠寶投了錢”。

  實際上,張世宏與東輝珠寶簽訂投資協議之前,這家由本地人開辦,來自廣東省四會市的珠寶企業早已在漢陰縣廣為人知,其宣傳廣告在當地的報刊、門戶網站、公交車等載體隨處可見。

  漢陰縣60多歲的余老太說,當地人對東輝珠寶十分信任,那段時間手里有閑錢的人大多都投資了東輝珠寶,“我手里沒錢,找了幾個親戚湊了十多萬元也投了進去”。

  非法集資

  在余老太看來,東輝珠寶在漢陰縣的快速“崛起”,是漢陰縣近些年來動靜最大的一個脫貧項目,她說,早在簽訂投資協議之前,他們便詳細了解了東輝珠寶的情況,知道這家公司是本土企業家湯曉東從廣東引進的一個項目。2017年6月5日,在第21屆西洽會上,縣政府主要領導曾與東輝珠寶簽約了東輝珠寶小鎮建設項目,總投資額為6億元。

  漢陰新聞網在當天的有關報道中稱,東輝珠寶小鎮建設項目引進國內外資金、加工技術、商業渠道和市場,建立珠寶玉器文化產業鏈,鼓勵支持當地民眾以資本、勞動力加入,帶動漢陰輻射陜南,影響中國北方珠寶玉石產業發展。

  張世宏說,基于這一原因,他們從未懷疑過這個項目會出現問題。

  最初,東輝珠寶承諾投資者的利息每個月都會按時支付。但到2018年9月17日,變故突生,部分投資者發現,到了付息日期,但利息沒有像往常一樣準時到賬。在近十天的等待中,盡管公司工作人員一再安撫,但部分投資者已經失去耐心,有人前往公安機關報了案。

  2018年10月8日,漢陰縣公安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對該案刑事立案。隨后,東輝珠寶在漢陰縣的兩個門店以及其負責加工珠寶的產業園陸續被查封,公司骨干成員被抓獲,但湯曉東此時已逃往美國。

  張世宏等投資者意識到,他們投進東輝珠寶的投資款有可能就此打了水漂。此后,投資者們應縣政府要求選出5名代表,組成維權小組,負責與有關單位溝通此事。

  維權小組一名成員劉四福(化名)告訴澎湃新聞,他們在案發后獲知,整個漢陰縣共有863戶2000余人累計向東輝珠寶投資9000萬余元。2018年10月23日,漢陰縣政府召開通報大會,向維權小組通報稱,已成立專案組出動上百名警力追贓挽損。

  “漢陰縣曾派人前往美國勸返湯曉東,但沒有效果,無奈之下發出了‘百萬懸賞令’。在這期間,我們結合自己調查的結果大致弄清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劉四福說,2018年6月7日,漢陰縣打擊和處置非法集資領導小組辦公室曾約談湯曉東,稱其涉嫌非法集資,要求限期整改。

  劉四福提供的一份《整改通知》顯示,漢陰縣處非辦接群眾反映,經調查發現陜西東輝珠寶文化產業園有限公司在未取得相關部門批準的情況下,向社會不特定對象吸收資金,涉嫌非法集資,涉及人員眾多,資金額巨大要求東輝珠寶立即停止一切涉嫌違法的集資和民間借貸活動,并在2018年7月18日前對此前吸收的公眾資金逐步進行清退。

  劉四福說,這份《整改通知》當時并沒有公開,東輝珠寶也并未按照要求停止“非法集資”,沒有清退資金,但通知的內容在少數投資者之間悄然流傳,也為后續對諸多變故埋下隱患。

  

  漢陰縣處非辦曾下發整改通知稱,東輝珠寶涉嫌非法集資,要求限期清退資金。澎湃新聞記者 陳雷柱 圖

  “引狼入室”

  漢陰縣東輝珠寶玉器店一名員工介紹,從2018年7月開始,陸續出現一些投資者要求退款,不到4個月時間,總共退回了3000余萬元,“8月份資金開始有些緊張了,到9月就完全拿不出錢了,甚至無法支付利息。”

  

  東輝珠寶文化產業園已被查封。澎湃新聞記者 陳雷柱 圖

  上述員工稱,東輝珠寶在漢陰縣的項目是從2014年7月就開始籌備,最初從幾名投資者手中籌集了約200萬元把門店開了起來,2015年1月27日開業后,湯曉東開始以投資入股的方式,在漢陰縣集資,但最初的“業績”并不理想。2017年6月與漢陰縣政府在西洽會簽訂投資協議后,籌集的款項開始成倍增長,到2018年9月17日出事前,僅漢陰縣的珠寶門店就集資7000萬余元。

  

  東輝珠寶玉器店大門緊鎖。澎湃新聞記者 陳雷柱 圖

  值得注意的是,從2014年開始,湯曉東在為東輝珠寶集資過程中,吸納的資金并未匯入公司賬戶,而是直接匯入其本人或家人的個人賬戶當中。上述員工稱,東輝珠寶在漢陰的公司沒有設置財務部門,只是一個空殼,“雖然門店里有產品,產業園也投入使用,但并沒有什么業績,也沒有盈利,這些年所有的精力都用來搞宣傳了”。

  東輝珠寶玉器店辦公室內張貼的“東輝珠寶匯款賬號”單顯示,所有收款賬戶均為個人賬戶,其中大部分為湯曉東本人的銀行賬戶。

  對此,6月15日,湯曉東向澎湃新聞回應稱,投資者的資金確實都匯入了個人賬戶,但他的銀行卡全部存放在總部的財務部,他本人身上只有兩張信用卡,“玉石行業很多公司都是這么做的”。

  湯曉東說,2017年7月東輝珠寶在漢陰的珠寶文化產業園投用后,公司的財務制度就已經正規化了。但安康市漢濱區一名投資者代表并不認可這一說法,她向澎湃新聞出具了一張匯款單稱,漢濱區有投資者在2018年2月還曾將100萬元投資款直接匯入了湯曉東的個人賬戶。

  上述投資者代表稱,除了漢陰縣外,安康市漢濱區也有400余人向東輝珠寶投資數千萬元,“湯曉東在2018年曾邀請了19名投資額在百萬元以上的投資者前往美國塞班島考察項目,他在那里購置了大量的別墅和地皮,但這些產業均與珠寶玉器沒有任何關系,更像是湯曉東的個人資產,我懷疑他把投資者的錢都拿來自己花了。”

  

  一名投資者向湯曉東的個人賬戶匯款100萬元。受訪者供圖

  對此,湯曉東稱,塞班島的資產是幾名股東合伙投資的產業,這些別墅和地皮雖在他名下,但他只是代持,當時有簽過合同,“但暫時無法提供”。

  湯曉東說,從2014年開始,除去已清退的資金,他在漢陰、漢濱、紫陽等地共“融資”1.78億元,2018年9月底中止付息與此前部分投資者要求清退的3000萬余元“有些關系”,但更多是因受《整改通知》影響,決定向投資者清退資金,中止付息前公司內部曾下發過相關通知,但他沒有提供這份通知的原件或副本。

  對此,張世宏說,他們從未聽說過湯曉東口中的通知及其內容,甚至在案發前也從不知道東輝珠寶因涉嫌非法集資被約談,“東輝珠寶曾號稱是漢陰縣以‘資產扶貧’的龍頭企業,沒想到招商引資卻成了‘引狼入室’。”

  6月12日,漢陰縣相關部門回應稱,這起案件目前仍在偵辦,具體案情不便透露。

相關文章
选号为何不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