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資訊中心 > 國際

美官員承認向俄電網植入惡意代碼,特朗普怒懟叛國

2019-06-17 08:58:20  來源:觀察者網  作者:奕含
點擊:    評論: (查看)

  一向不受美國總統特朗普待見的《紐約時報》昨天再度曝料稱,美國政府官員承認,早在2012年就已在俄羅斯電網中植入惡意代碼,可隨時發起網絡攻擊。并且,因為擔心特朗普“攪局”,官員們在猶豫是否告訴他細節。

  這些在俄羅斯國家電網及其它目標內植入美國代碼的行為過去從未曝光。在過去三個月的訪談中,相關官員們認為,當美國公開討論如何回擊俄羅斯“干涉”美國中期選舉時,這些就是同步進行的“秘密附加”行動。

  毫無疑問,這又激怒了特朗普,其隨后在社交媒體上發推文回懟,稱《紐約時報》的報道是假的,并稱其做法“簡直是叛國行徑”,是人民的敵人!

  

  報道截圖

  “將潛在的惡意代碼安置于俄羅斯系統內”

  當地時間6月15日,《紐約時報》援引美國現任和前任安全事務官員的話稱,美國正在加大對俄羅斯電網的網絡攻擊,“至少從2012年開始,美國已將偵查探測器置入俄羅斯電網的控制系統。”

  上述官員表示,如今美國的戰略已經更多地轉向進攻,并以“前所未有”的深度將潛在的惡意代碼安置于俄羅斯系統內。

  支持更激進策略的人則表示,美國早就應該這么做了,因為國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和聯邦調查局(FBI)早就對俄羅斯的網絡行動警告多年,比如已向美國插入惡意代碼,未來在與美國的任何沖突中,可以破壞美國的發電廠、石油和天然氣管道或供水設施。

  去年,白宮和國會分別給美國網絡司令部(U.S.Cyber Command)授權。后者是五角大樓(Pentagon)的下屬機構,負責美國軍隊在網絡世界的攻防行動。

  當地時間11日,美國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公開宣稱,美國要“向俄羅斯或任何參與針對我們網絡采取行動的人說:‘你們將付出代價’”,作為這種努力的一部分,美國正在用更廣泛的視角審查潛在的網絡目標。

  報道稱,去年夏天,特朗普曾向美國網絡司令部下達了新的授權。這份仍屬機密的文件《國家安全總統備忘錄13》(National Security President Memoranda 13),給了美國網絡司令部司令兼國安局局長保羅·納卡森(General Nakasone)更大的回旋余地:讓后者在沒有得到總統批準的情況下,可以發動網絡攻擊,以“威懾、保障或防御針對美國的攻擊或惡意網絡活動”。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級情報官員說:“在過去一年,其變得更為咄咄逼人。”但他拒絕透露任何具體的機密項目,只表示“我們大刀闊斧挽起袖子干的程度在幾年前看的話,是不可想象的。”

  “最關鍵的問題是,美國對俄羅斯電網的影響究竟有多深?如果不了解該行動的細節,是不可能知道的。而只有到了秘鑰被激活時,才能弄清楚,是否可能削弱俄羅斯的軍事力量或將其拖入黑暗之中。在此之前,這個問題可能無法回答。”報道如是寫道。

  到目前為止,沒有證據表明美國關閉了其代碼所在的俄羅斯電力網絡。反過來,俄羅斯也沒有關閉美國的相應網絡。

  但是,兩國互置惡意代碼再次凸顯了一個國家的電網成為在線攻擊的合法目標。而電網本身是家庭、工廠、醫院運行的關鍵基礎設施。

  事實上,這類攻擊已經在許多國家的軍事計劃中有所體現。《紐約時報》曾報道,納卡森一直參與設計一個代號為“宙斯炸彈”的計劃(Nitro Zeus)。通過該行動,美國可以令伊朗防空、通訊系統,以及關鍵性的電網癱瘓。“如果美國和伊朗發聲敵對行為,該計劃就相當于一項拔除伊朗反對者的戰爭計劃。”

  

  美國網絡司令部司令納卡森,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美國安委:報道不會對國家安全造成困擾

  對于上述內容,《紐約時報》稱,納卡森和博爾頓都通過發言人拒絕置評。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官員也拒絕發表評論,但表示他們對《紐約時報》報道的細節不會對國家安全造成什么困擾。“這或許表明有些入侵是為了引起俄國人的注意。”

  博爾頓本周二曾在《華爾街日報》主辦的一次會議上發表講話說:“我們認為,去年最高優先事項就是通過網絡反對干預選舉,這是我們關注的重點。如今我們打開了缺口,擴大了準備采取行動的領域。”

  他補充說,這指的是被美國網絡盯上的國家,“我們會給你點顏色看看,直到你們長了眼色。”

  與此同時,兩名政府官員表示,他們認為特朗普沒有得到任何有關在俄羅斯電網中安裝惡意代碼的詳細信息。

  對于是否要告訴特朗普涉俄行動的細節,五角大樓和情報部門的官員們表達了廣泛的猶豫,因為擔心特朗普的反應,比如他可能會撤銷這個行動,或者和外國官員討論,正如他在2017年曾向俄羅斯外交部長談過一起在敘利亞的敏感行動。

  

  報道截圖

  上述官員還補充說,由于新法案將網絡空間的行動定義為類似于傳統的地面、空中或海上的軍事活動,因此沒有必要做此類簡報。

  幾名現任和前任國家安全官員還以不同的方式描述了這些行動的意圖。一些人稱其為“向俄羅斯發出信號”——“一個數字警告”(美國俚語a shot across the bow)。其他人則說,這些舉動是為了在普京變得更為咄咄逼人時,美國做出回應。

  特朗普:這是叛國

  雖然上述美國政要并未就報道作出回應,但看完報道的特朗普卻十分惱怒。他隨即在推特上再度開懟這個被他稱為“Fake News”的媒體,稱其是叛國行徑。

  “你相信《紐約時報》剛剛做了一篇報道,說美國正在大量增加對俄羅斯的網絡攻擊嗎?這簡直就是叛國行徑,一個曾經偉大的報紙如此渴望一個故事,即使對我們的國家不利……

  ……而且,這不是真的!今天,我們的腐敗新聞媒體會有什么影響?他們會做、或說,不惜一切代價,甚至絲毫不顧及后果!這些人都是真正的懦夫,毫無疑問,也是人民的敵人!”

  

  社交媒體截圖

  RT:紐約時報是“兩面派”

  觀察者網注意到,“今日俄羅斯”(RT)也注意到《紐約時報》的相關報道。報道稱,原文的詳細信息很少。在缺乏細節的情況下,《紐約時報》向讀者展示了一大群安全官員大談其“咄咄逼人”的姿態。

  隨后,“今日俄羅斯”指出,想象一下,西方媒體們又將如何報道俄羅斯滲透美國電網的行為?

  去年夏天,所謂的“俄羅斯黑客”被指控侵入美國公共事業網絡時,《紐約時報》卻用了不同的語調。當時的文章提到,“數百名受害者”是俄羅斯發動網絡攻擊的目標(而最新的文章里沒有提到潛在的俄羅斯受害者)。

  包括《紐約時報》在內的美國媒體渲染“俄羅斯黑客對美國安全的插手和干涉”,甚至MSNBC的瑞秋·馬多三番五次“詳細描述”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破壞美國民主,甚至企圖將美國人凍死在家中的陰險伎倆。

  “沒錯!馬多今年早些時候警告美國觀眾,俄羅斯黑客可能已經滲透到美國電網,并可能隨時'關掉開關’。”報道稱,在美國大部分地區正經歷破紀錄的寒冬時,“這位主持人對她的觀眾發問:如果因為外國勢力的行為,使你和家人無限期的失去熱量,你會怎么做?”

  然而,俄羅斯也變冷了,變得很冷。盡管《紐約時報》一直在高談闊論普京“鳴槍示警”時,卻從未考慮過這樣一個事實:美國對俄羅斯電網的攻擊可能讓俄羅斯普通民眾沒有暖氣。而俄羅斯的冬天經常低于零下33度,甚至去年曾有一個村莊的氣溫低于火星。

  “當網絡戰爭由華盛頓發起時,地緣政治便壓倒了人的生命!”報道如是說。

  

  報道截圖

  觀察者網此前報道,《華爾街日報》去年8月援引知情人士的話稱,當月15日,特朗普簽署命令,推翻了前總統奧巴馬2012年簽署的“第20號總統政策指令”(Presidential Policy Directive 20,PPD-20)。“PPD-20”中要求,發起能導致“重大后果”(significant consequences)的網絡行動前,需層層審批并取得總統的首肯。

  報道援引一名政府官員的話稱,這項改變是“向進攻性上邁出的一步”,有利于給軍事行動提供支持,制止外國勢力對選舉造成的干擾,甚至還能就偷竊知識產權的行為作出更強有力的回擊。

  當時一些確認該消息的美國官員拒絕進一步置評,理由是涉及機密。

  而在這之前,納卡森已經確認,自己已經成立了一個特別行動小組來解決俄羅斯在網絡空間帶來的威脅。

相關文章
选号为何不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