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胡懋仁:俄羅斯走上資本主義道路后的困境

2019-06-11 10:37:07  來源: 北航老胡之閑話  作者:胡懋仁
點擊:    評論: (查看)

timg (75).jpg

  蘇聯解體至今已經將近二十八年了。二十八年,中國共產黨從建立到取得全國勝利也就用了這么多年。而今天的俄羅斯,在蘇聯解體后,雖然也在努力,但其國力要恢復到蘇聯時代,似乎還是有著相當大的距離。這其中到底是因為什么原因?總結一下對我們也是有益處的。

  蘇聯在解體前,那些追隨資本主義的專家、學者和知識分子們,都有一種十分天真的想法。他們認為,似乎只要蘇聯一變天,從社會主義走向資本主義,那么這個國家就融入了當代資本主義體系。憑著美國和西方對蘇聯內部資本主義勢力的支持力度,那么蘇聯在變天后,美國與西方也肯定會支持變天后的這個國家。

  只是,沒有人能想得到,在蘇聯解體后,美國與西方一直都在敵視解體后的俄羅斯。對于前蘇聯其他部分,美國與西方對這些國家的支持也是有選擇的。中亞部分基本沒有考慮,因為這一塊離歐洲,離北約都比較遠,在這些地方投入大量的資金與精力是不劃算的。對于其他較為貧窮的前蘇聯國家,如阿塞拜疆、亞美尼亞、格魯吉亞、摩爾多瓦什么的,也不值得花大力氣。對于前華沙條約國家,對波蘭是很支持的,因為波蘭反俄反蘇反共的情緒最為激烈。而對于烏克蘭,開始時因為其政權親俄,美國與西方沒打算投入更多。自2014年發現烏克蘭西部勢力激情反俄,美國認為有利可圖,決定要大大地利用一下烏克蘭。但因為烏克蘭本身既窮也弱,所以對美國和西方來說,它只有反俄的價值,而沒有其他更有利于美國與西方的價值。所以烏克蘭今天在美國和西方的眼里,地位也很尷尬。

  對于俄羅斯,現在看明白了,即使蘇聯解體了,即使俄羅斯放棄社會主義了,美國和西方基本沒有把俄羅斯當成自己的盟友,更不可能打算支持俄羅斯的發展,更不用說希望俄羅斯重新強大了。美國與西方對俄羅斯的敵視幾乎是從基因里就帶出來的。只是俄羅斯人自己原來不明白。在蘇聯剛解體時,俄羅斯幾乎跟在西方后面亦步亦趨,包括在聯合國里,美國提出的任何一個反華提案,俄羅斯都投贊成票。葉利欽認為,只要俄羅斯堅決站在美國一邊,美國就不可能看著俄羅斯不管。

  然而,葉利欽最終失望了。美國就是不管。不僅不管,還在不斷地落井下石。葉釗欽后來也絕望了,開始轉過頭來,跟中國套瓷。中國當然希望有一個不敵視中國的俄羅斯。這個機會當然不能放棄。繼葉利欽之后,普京也基本沿續著這條與中國友好的思路。當然,這個友好的政策之所以能延續這么長的時間,關鍵還是美國與西方從來沒有放松對俄羅斯的任何一個打壓措施。對俄羅斯一而再、再而三地打壓和排擠,這擱誰都不能忍。

  雖然俄羅斯也在想盡一切辦法解決國內的問題,但效果似乎總是不彰。這到底是什么原因。首先一個,是因為蘇聯解體后,當時的俄羅斯執行美國哈佛大學一幫人制定的所謂休克療法政策,把俄羅斯曾經擁有的大量國有工業企業從根本上徹底搞垮了,大量國有資產迅速流失。大部分進入了國外資本的口袋,小部分進入了俄羅斯寡頭的口袋。俄羅斯的工業基本被嚴重破壞殆盡,這要恢復談何容易?

  蘇聯原來的工業布局相對合理。而蘇聯解體后,各個加盟共和國各自為政,原有統一的工業鏈成了各國單打一,誰跟誰都不挨著,沒有合作,沒有統籌,只是一群散兵游勇。蘇聯的很多重工業企業都不在俄羅斯,重要的軍火工業企業也不在俄羅斯。這讓俄羅斯非常無奈。

  其次,俄羅斯的執政黨統一俄羅斯黨,遠遠沒有當年蘇聯共產黨強大的執政能力。那就像一個松散的俱樂部,除了在選舉時起點作用之外,在國家治理方面幾乎沒有任何作用。面對這么大面積的一個國家,沒有強大的執政能力與治理能力,很多事就不太好辦。俄羅斯共產黨雖然提倡社會主義,但這個黨不是執政黨,有再多的構想也無濟于事。其他政黨如自由民主黨則更像是一個鼓吹民族主義的政黨,對于國家執政與治理既沒有權力,也沒有能力。

  雖然今天的俄羅斯人民,有相當大的一部分比例懷念蘇聯時代,懷念那時國家的強大,懷念那時在世界上得到過的尊嚴。但是,他們對于蘇聯體制,仍然抱有一些恐懼心理。他們并不愿意回到蘇聯那個時代。因為那個時代確實也存在著一些嚴重的弊端。可是俄羅斯到底要走一條什么道路,俄羅斯自己現在也有點莫衷一是。普京想發展俄羅斯的經濟,但現在俄羅斯對于能源出口依賴性太強,而對于自己的工業品生產及出口,其實遠沒有足夠的實力。

  俄羅斯怎么才能恢復蘇聯時期強大的工業制造力量?今天的俄羅斯恐怕也沒找到什么具體的答案。沒有社會主義制度,沒有強大的國有工業經濟,在可以看得到的未來,這實在是一件極困難的事。要靠私營經濟依賴市場機制來自發地發展嗎?這樣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因為龐大的工業制造業需要大量的投資,需要較長的發展周期。這些負擔,是私營經濟很難承受的。所以在現有體制下,在現有的經濟模式下,俄羅斯想要恢復強大的工業制造業,難度可想而知。

  對于中國來說,俄羅斯的教訓都是中國需要防范的。我們必須要有一個有著強大執行力的為中國最廣大人民群眾利益服務的無產階級政黨,有一個有著強大治理能力的國家機構,有著強大的盡可能包羅萬象的工業制造業體系。這幾個重要條件,一個都不能少,一個都不能弱。

  還有一點,中國絕對不能走資本主義道路,這條道路俄羅斯已經走上去了,既遭罪,又退不回來。俄羅斯走資本主義道路后,所遭受的美國及西方的打壓,中國人民看在眼里,記在心里。如果中國走上同一條路,那遭受的打壓只能更甚。就憑這一點,中國就只有走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也只能走上這樣一條道路。誰要再鼓吹中國也要走資本主義,那他就是中國人民的公敵。

相關文章
选号为何不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