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郭松民 | 與“田青”先生商榷:為什么不能亂用音樂?

2019-09-28 17:28:17  來源:昆明湖畔電影公社  作者:郭松民
點擊:    評論: (查看)

01

  —

  這段時間,因為電影《時刻》中有著名革命領導人任弼時用小提琴為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等演奏基督教靈歌《奇異恩典》的情節,而引起了觀眾批評,認為這褻瀆了革命領袖的形象。

  觀眾的批評引起了專家學者的驚詫和憤怒。一段署名“田青”的反擊文字在各個微信群流傳。概括起來,主要是兩個觀點:

  第一,電影好得很!跳出了“以往同類影片對‘領袖人物’刻畫的淡薄(此處似有筆誤,疑為‘單薄’)、呆板、公式化的窠臼,塑造了一個生動、立體、豐滿的中國共產黨人的形象。”

  第二,采用《奇異恩典》好得很!因為“我們不是一直認為共產黨人應該是人類一切優秀文化的繼承者嗎?”此外,更重要的是,音樂具有“抽象性和多意(似應為“義”)性”,“比如《馬賽曲》,大家都知道它是法國大革命的產物,象征著‘自由、平等、博愛’,但在柴可夫斯基的《1812序曲》里,它卻成了拿破侖‘邪惡’的象征。”

  “田青”何許人也?順便查了一下他的資料,發現頭銜很多,包括“著名音樂學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專家”、“中國藝術研究院音樂研究所所長、宗教藝術中心主任”等等。

  當然,網上的文字并非正式出版物,署名并不嚴謹,此“田青”可能非彼“田青”,所以我在文中使用“田青”時特意加上引號,僅指在那段文字后署名的“田青”,非指他人。

02

  —

  “田青”先生的第一個論點,不值一駁。因為所謂“對‘領袖人物’刻畫的淡薄、呆板、公式化的窠臼”的問題,如果放在三十年前還差不多,今天則根本不是主要矛盾,“走下神壇”都好幾十年了,“庸俗化”、“痞子化”才是刻畫領袖形象時存在的主要問題。

  謂予不信,且看《時刻》中的領袖群像:一會兒“老子”、“孫子”地爆粗口,一會兒潛入梅蘭芳的化妝間,一會兒替警衛隊長寫情書,一會兒下令對南京政府的和談代表羞辱性地搜身檢查……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在10年前的《建國大業》中還有領袖們喝醉發飆的橋段,試問,哪里有一點點“淡薄、呆板、公式化”的影子呢?

  在革命歷史題材的影視作品中,把領袖塑造的像一個領袖,而不是編導心目中泛濫成災的“霸道總裁”,這才是當前最需要跳出的“窠臼”。

  顯然,在這個問題上,“田青”先生犯了刻舟求劍的錯誤,他對“同類影片”的印象還停留三、四十年前,很可能他“不看電影已經很多年了”。

03

  —

  “田青”先生的第二個觀點,有欺騙性,值得略微辨析幾句。

  直截了當地說,“田青”先生使用了詭辯術,采用了偷換概念的手法。因為宏觀上、整體上做“人類一切優秀文化的繼承者”和在某一個具體場合,根據不同的情景采用哪一首曲子,完全是兩個概念,絕不可以相互替代。

  打個比方,瓦格納的《婚禮進行曲》和肖邦的《葬禮進行曲》,應該都屬于“人類優秀文化”吧?但它們使用的場合卻必須嚴格區分。如果“田青”先生不信這個邪,偏偏跑到人家的婚禮上演奏《葬禮進行曲》,我敢打賭,他一定會被打的鼻青臉腫,并且絕不會有人同情。

  簡言之,觀眾質疑的是“讓任弼時為毛劉周朱演奏《奇異恩典》合適嗎?”“田青”先生的反問卻是“你難道不承認基督教靈歌是人類優秀文化的組成部分嗎?”

  請問這不是詭辯又是什么呢?

04

  —

  至于“田青”先生所舉的《馬賽曲》的例子,也不足以證明他的觀點。

  《1812序曲》的主題是俄羅斯反抗法國的侵略,所以《馬賽曲》的旋律在其中成了“拿破侖大軍”的音樂形象,但這并不能改變《馬賽曲》的基本屬性。

  事實上,無論一首曲子怎樣具有“抽象性和多意性”,但總是存在基本屬性,以存在抽象性和多意性就否定其基本屬性,這是一種“白馬非馬”式的詭辯。

  我想反問“田青”先生一句的是:如果由于音樂具有“抽象性和多意性”就可以隨意使用的話,那么梵蒂岡教皇會在他的聚會上演奏《國際歌》嗎?美國總統會在他的就職典禮上演奏《社會主義好》嗎?

  本來,對“田青”先生的問題,只要一句話就可以回答了:音樂作為上層建筑和意識形態的一部分,是有階級性的。但這個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田青”先生可能不懂,所以我也就不展開了。

05

  —

  毫無疑問,《時刻》中安排任弼時演奏《奇異恩典》,非常古怪,不能不讓觀眾產生各種聯想。

  迄今為止,沒有任何史料或當事人的回憶證明任弼時喜愛、甚至知道這首歌,相反,卻有許多證據證明任弼時最喜愛《國際歌》,他演奏過這首歌,也和前來探視他的朱老總一起合唱過這首歌。

  那么,編導舍《國際歌》而取《奇異恩典》究竟出于什么考慮?又有什么根據呢?

  按照電影敘事的常規,編導應該對此有所交代:任弼時由于什么契機喜歡上了這首曲子,并且認為此時此刻用這首曲子最能表達自己的心情。

  但編導對此毫無交代,表明他們對觀眾是非常藐視,非常粗暴的。

  同樣,“田青”先生在為這一橋段辯護時,其邏輯之混亂,結論之武斷野蠻,也令人嘆為觀止。

06

  —

  筆者在《評〈時刻〉中兩個意味深長的橋段》一文打了個比方:“有人端上來一份東西,它看起來像蛋糕,聞起來也像蛋糕,但你吃了一口,卻發現是糞團!”

  有一些網友好奇,為什么糞團會“聞起來像蛋糕”?現在他們應該明白了,這是因為有“田青”先生這樣專門為糞團制造蛋糕香味的人。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选号为何不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