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世界第一所極右派學院開幕,我來毀掉這個世界

2019-06-06 14:30:08  來源:微觀系列  作者:江平舟
點擊:    評論: (查看)

世界第一所極右派學院開幕,我來毀掉這個世界

  大概30年前,1990年的時候,紐約有本不大不小的社會雜志,叫做《間諜》

  有一天這雜志突發奇想,決定做個社會實驗

  他們給包括當時政治名人基辛格在內的一票社會顯赫人物郵寄支票

  支票的數額不大,一開始是1.11美元

  1.11美元的58張支票寄出,其中26張被兌現

  隨后雜志又給這26個人,寄了0.64美元的支票,其中13張被兌現

  最后雜志給這13個人又寄了數額更小的0.13美元的支票

  結果還是有兩個社會名人兌現了這張0.13美元的支票

  

世界第一所極右派學院開幕,我來毀掉這個世界

  這兩個人中,一個是現在的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

  而另一個叫阿德南.卡舒吉,這人是個混跡于沙特和美國間的軍火販子

  他的親侄子,賈馬爾.卡舒吉,就是去年被沙特王子殺人分尸的那個美國記者

  

世界第一所極右派學院開幕,我來毀掉這個世界

  Graydon Carter

  這家《間諜》雜志后來倒閉了,創始人哥頓.卡特(Graydon Carter)轉頭去當了紐約東區的一份精英報紙的主編

  這份精英報紙叫《紐約觀察者報》,可后來在互聯網時代的沖擊下,報紙連年虧損

  2007年《紐約觀察者報》以1000萬美元的價格賣給了一個猶太青年

  這個猶太青年,名叫杰拉德.庫什納,就是特朗普的親女婿

  事情就是這么有意思,當年用0.13美元試探出特朗普有多愛占小便宜的哥頓.卡特,多年后自家的報紙不得不賣給特朗普的女婿

  

世界第一所極右派學院開幕,我來毀掉這個世界

  庫什納和特朗普女兒

  不過庫什納花1000萬買《紐約觀察者報》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他想借著“觀察者報”老板的身份,躋身紐約上流精英團體

  因為觀察者報,一直是份精英報

  

世界第一所極右派學院開幕,我來毀掉這個世界

  有錢,不等于躋身上流,當年特朗普為了躋身上流,傍的是克林頓夫婦,老特當年和克林頓夫婦可謂是談笑風生

  不過一轉眼,在2016年的總統辯論上,特朗普又惡狠狠的要把希拉里送進監獄

  特朗普一開始根本不認為自己會真的當選

  在采訪特朗普軍師,班農的紀錄片《美國達摩》(American Dharma),很清楚的點出了特朗普的心思

  

世界第一所極右派學院開幕,我來毀掉這個世界

  班農紀錄片《American Dharma》

  他一開始并不認為自己會當選,特朗普甚至都不是真的想當總統

  他競選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商業價值

  特朗普心底里的算盤是,將“競選”這樁事的未來利益最大化

  通過競選,讓特朗普(TRUMP)這個品牌的價值更上一層樓

  他的女兒和女婿,也通過大選大幅提高社會地位

  而跟隨著他的那群胡亂的,匆忙拼湊起來的幕僚團隊,也能在華盛頓政治圈找份好工作

  軍師史蒂夫班農說

  除了我,沒人相信我們真的會贏

  競選團隊經理,后來的新聞發言人,凱里安·康威(Kellyanne Conway)

  在大選開票當晚還在給全美各大電視臺的頭頭打電話,她一邊找工作,一邊解釋特朗普輸掉大選和她無關

  當時的特朗普競選團隊,一個個都是各懷鬼胎的正常人,每個人都在為自己的利益盤算

  包括特朗普自己在內的很多人,都不相信能贏,如果說這個利益團隊里,有一個非正常人的話,那這人就是班農

  

世界第一所極右派學院開幕,我來毀掉這個世界

  班農癡狂的相信,特朗普一定會贏,只要特朗普按他的計劃,以他的人設去做,就一定能贏

  班農,當時被視為,信息時代的右翼悲情瘋子

  注意,這里每個詞都有含義

  信息時代,右翼,悲情,瘋子,這幾個因素綜合在一起,缺一不可

  

世界第一所極右派學院開幕,我來毀掉這個世界

  班農1953年出生在美國弗吉尼亞州的一個普通工人家庭

  老媽是社會民主黨人,老爸是在當地鋪設電話線的工人

  因為家里條件普通,暑假里班農還要去廢品站打工,賺取讀大學的學費

  班農在取得哈佛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后,選擇了去當兵,還是去中東,去波斯灣當兵

  上世紀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班農在海軍服役7年,這七年間,在班農眼前發生了讓他震驚的“伊朗人質危機”

  1980年4月24日,美國總統卡特終于忍無可忍,發動“鷹爪行動”,企圖以軍事力量救出被伊朗綁架的美國人質

  當時在波斯灣服役的班農,就作為后勤支援的一員,全程參與了“鷹爪行動”

  

世界第一所極右派學院開幕,我來毀掉這個世界

  然而“鷹爪行動”遭遇重大失敗,兩架救援直升機機械故障,兩架遭遇沙塵暴后導航完全失靈

  負責救援的EC130運輸機,和RH53D直升機相撞,墜毀,機上人員全部罹難

  親眼見證這次重大失敗的班農,從原先不關心政治的軍人,成為了里根崇拜者

  里根是接替卡特的共和黨總統,右翼政治人物,更是美國新保守主義的奠基人

  到后來美國發生了911,更讓班農成為了一個堅定的右翼保守主義者

  

世界第一所極右派學院開幕,我來毀掉這個世界

  到了2008年,班農的家庭遭受重創,在雷曼兄弟破產而引發的金融危機中,班農父親投資的股票全部化為烏有,老人一輩子的積蓄全沒了

  班農母親也陷入長時間的精神不正常狀態

  直到2013年,那時候的班農在搞極右翼網站,這個極右政治網站叫“布賴特巴特新聞網”

  

世界第一所極右派學院開幕,我來毀掉這個世界

  專門宣揚民粹主義,民族主義,種族主義和排外情緒等右翼政治理念

  2013年,班農在接受采訪時說出了這樣一句令人膽寒的話

  他說

  我現在覺得,我是個"列寧主義者"

  因為列寧想要摧毀國家,而我也是

  

世界第一所極右派學院開幕,我來毀掉這個世界

  班農想要摧毀國家,用最極端的革命方式摧毀美國

  如果我們分析一下的話,班農講出這話,其實是對于美國國內的保守派勢力,大失所望

  美國國內的傳統保守派勢力,也就是共和黨那群人,班農認為他們無能,自大

  要重塑美國,就必須先摧毀它

  而要摧毀美國,就必須先從摧毀美國保守派開始

  2016年,班農成為了特朗普競選團隊的首席軍師,這給了他摧毀美國保守派的機會

  

世界第一所極右派學院開幕,我來毀掉這個世界

  班農他不是機會主義者,不是利益主義者,

  他是個瘋子,是個堅定的瘋子

  當特朗普自己都不信自己會當選時,班農堅信他可以,只要特朗普按照他所描繪的人設去走

  特朗普被打造成了一個國家主義者,一個白人至上主義者

  臉色橘黃的億萬富翁特朗普,一個連0.13美元都不放過的斤斤計較的生意人

  一個對政治一無所知、連《憲法》都沒讀過的商人

  他純粹的商人式利己主義,讓班農看到了勝利的希望

  信息時代的右翼悲情瘋子

  右翼、悲情、瘋子,這些因素都有了,接下來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信息時代

  信息時代的資訊產生和傳播方式,讓有心者有了能操控民意,操縱民粹的機會

  

世界第一所極右派學院開幕,我來毀掉這個世界

  班農找到了當時名不見經傳的,但卻非常專業強大的劍橋數據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

  該公司可以利用大數據收集,分析,投放

  來深入了解,暗中操控,某一地區的選民喜好和厭惡

  比如在黑人社區,挑唆種族主義

  在藍領社區,挑唆全球化下的工人失業

  在新教社區,挑唆其他宗教移民的侵蝕

  挑撥挑唆,制造矛盾和對立的方法有一百萬種

  但解決矛盾的方法就一種

  來吧,走進投票站,投給“唐納德.特朗普”吧

  同樣的大數據分析,投放,操控等手法,在英國脫歐投票中,也如出一轍的在進行著

  

世界第一所極右派學院開幕,我來毀掉這個世界

  沒人知道這是不是“大數據”第一次直接影響民主選舉的結果

  但絕對是影響最嚴重的一次

  可以百分之百的講,如果當時沒有班農和大數據公司的勾結和聯系的話,特朗普的民粹主義不可能那么橫行

  通過煽呼,大批美國人投了特朗普

  瘋子班農曾經大言不慚的說

  我不在乎劍橋分析是不是捏造或者在推送假新聞或假消息

  我要的只是結果,因為我們要打贏的,是一場“美國文化戰爭”

  美國文化戰爭,這還真符合班農極右派的作風

  在特朗普當選后,頭號功臣班農,成為了白宮首席顧問,同時也是特朗普最重要的幕僚

  

世界第一所極右派學院開幕,我來毀掉這個世界

  但特朗普這么一個精明的人,不可能不知道一個瘋子的危險性

  瘋子可以為你打天下,但卻不能為你坐天下

  特朗普很快意識到,班農對所有人都看不慣

  首當其沖的是共和黨傳統保守派

  上面說了,班農想當列寧,想摧毀美國,而摧毀美國的第一步,就是摧毀美國傳統保守派,也就是共和黨那些大佬們

  這就讓“白宮”和“共和黨大佬”產生了矛盾和對立

  共和黨大佬混跡政壇幾十年,手上握著豐富的政治資源

  特朗普要順利執政,不可能和他們撕破臉,還需要依靠他們

  但班農則堅決排斥傳統保守派,他要打造的是一個新保守派勢力

  面對瘋子班農,和共和黨大佬,精明的特朗普怎么可能選擇瘋子,當然選大佬咯

  另外,班農也對特朗普的任人唯親,大為不滿

  

世界第一所極右派學院開幕,我來毀掉這個世界

  特朗普一上臺,他全家都跟著雞犬升天,他女兒女婿全都大搖大擺的出入白宮最重要的辦公室

  屁事不懂的在那里對國家大事指手畫腳,這讓班農非常不滿,他堅決反對伊萬卡和庫什納進入白宮

  而伊萬卡和庫什納又怎么會喜歡班農呢?

  班農曾譏諷伊萬卡,蠢得像塊石頭

  伊萬卡也曾大罵班農,fucking liar

  fuck美國國罵,liar是說謊者的意思

  不過這里的fucking liar,翻譯成“他媽的傻比”更合適點

  特朗普最疼的就是這個女兒,女兒和班農水火不容,特朗普當然選擇幫女兒

  和共和黨大佬有矛盾,和特朗普千金又撕破臉,那等待班農的結局就只有一個了

  那就是滾蛋

  

世界第一所極右派學院開幕,我來毀掉這個世界

  班農很快離開了白宮,離開了華盛頓,繼續去當他那個極右翼網站的站長了

  只不過班農哪還能甘心寂寞,通過美國總統大選,他已經摸索出一套弘揚“新保守主義”的方法

  就是利用信息時代的特質,來煽呼廣大人民

  而且他很快就選定了新目標,那個新目標就是歐洲

  

世界第一所極右派學院開幕,我來毀掉這個世界

  彼時,歐洲飽受難民危機之苦,經濟不振,失業攀升,很多歐洲國家的人民都產生了不同程度的文化危機

  我的城市里怎么到處是難民?

  他們長得和我不一樣,說的和我不一樣,信仰和我不一樣

  他們什么都和我不一樣,他們還搶走我們的工作,強奸我們的女人

  我痛恨他們,我希望他們全都死絕

  

世界第一所極右派學院開幕,我來毀掉這個世界

  班農橫跨大西洋,踏上的歐洲,是充斥著這股情緒的歐洲

  他知道,機會來了,歐洲需要他,歐洲右翼需要他,歐洲民粹需要他

  歐洲就是一片灑滿了憤怒火藥的土地,只稍一點火星,就能燃起熊熊大火

  所以這些年,我們再看到班農時,他幾乎都是活躍在歐洲,他在歐洲宣揚民粹,串聯歐洲各國的民粹主義政黨

  最終目標是,讓民粹主義政黨執政,以及讓民粹殺入一向以平等,公正,民主為核心的歐盟

  歐盟是一個應該被徹底消滅的組織

  它的存在,完全違背了民粹們的信仰

  班農來到歐洲,來給歐洲下指導棋

  教會歐洲極右翼們,如何像川普一樣贏得選舉、如何像英國一樣“脫歐”、

  使歐洲重新恢復成一個一個的民族國家,最終使歐盟像蘇聯一樣自動解體

  

世界第一所極右派學院開幕,我來毀掉這個世界

  而要達成這目標的重要一步,就是讓更多極右翼政客進入歐盟

  像木馬屠城般,從內部瓦解歐盟

  班農的背后,有一個龐大的秘密資金在支持他,目前還不知道這個秘密資金的來源到底是哪

  但只要我們想一下,倘若歐盟解體,對誰最有利的話,就不難猜出誰在幕后提供秘密資金了

  

世界第一所極右派學院開幕,我來毀掉這個世界

  靠著秘密資金的注入,班農在歐洲搞了個“極右派學院”

  “極右派學院”,是要打造一個未來可以領導歐洲民粹主義,和國族主義運動的,吸收精英領袖在此訓練的意識形態基地

  

世界第一所極右派學院開幕,我來毀掉這個世界

  這個極右派學院,位于羅馬后面的山區,距離羅馬市區僅一個小時車程

  選擇意大利首都羅馬,作為極右派基地,不是偶然,因為意大利“副總理薩爾韋尼”,是全歐洲第一個強烈支持班農理念的人

  意大利目前也是由民粹主義政黨在執政,所以選擇意大利作為極右翼的核心基地,然后再輻射全歐洲

  

世界第一所極右派學院開幕,我來毀掉這個世界

  用班農自己的話講

  我們提供一個西方基督教的主基調,弘揚什么是我們的價值觀,什么是我們的理念

  然后通過現代的媒體網絡,教他們如何在新媒體時代,成為一個嗅覺敏銳的蜜獾,準確找出他們的目標

  班農在極右派學院里,經常發表顛覆性的演講

  既然班農可以在2016年幫助實現“真正的美國”

  那今天他也能幫助實現“真正的歐洲”

  一個反建制,反多元,反全球化,更反歐盟的極右保守歐洲

  以班農為中心,歐洲那些原本互不聯絡的右派政黨紛紛來到這間“極右派學院”

  其中包括

  法國國民陣線黨魁勒龐

  德國另類選擇黨主席尤爾根·莫伊藤

  意大利北方聯盟黨魁薩爾維尼

  比利時弗拉芒右翼黨人

  荷蘭反穆斯林自由黨黨魁維爾德斯

  奧地利自由黨秘書長維利姆斯基

  正統芬蘭人黨黨魁

  洋洋灑灑一大票各國右翼政黨,原本各自為戰,而今被班農組織起來,誓要煽動更多民心,殺入歐洲議會

  

世界第一所極右派學院開幕,我來毀掉這個世界

  在美國煽動恐懼,在歐洲煽動憤怒,歷史上綁架民意的陰謀家們慣用這種策略

  不同的是,班農手上還有個殺手锏,那就是“大數據武器”

  精準分析,精準定位,精準投放

  這對于歐洲的新型態政治,影響巨大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选号为何不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