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不斷被邊緣化,香港的未來靠什么?

2019-06-16 11:18:03  來源:撥開迷霧看世界  作者:撥開迷霧看世界
點擊:    評論: (查看)

  香港保安局在2019年2月15日向立法會提交建議,修訂現有《逃犯條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起因是一宗發生在臺灣的殺人案,一個香港人殺了另一名香港人后逃回香港。

  目前香港只和20個司法管轄區簽有6長期協議,與大陸、臺灣、澳門等很多地方都沒有相關協議,雖然臺方提出了移送疑犯的要求,但香港沒有法律依據移交罪犯。

  按照現在的處理方法,只能以個案形式在立法會討論,不但要披露案件細節驚動嫌犯,而且在立法會28-49天審議期內不能采取任何行動,嫌犯可以自由逃離香港。

  因此,香港回歸后22年來,個案式移交一次也沒有成功過;而香港目前連同臺灣殺人案共有五件涉及港人(受害或嫌疑人)的個案因而未能處理,罪犯可以逍遙法外。

  

不斷被邊緣化,香港的未來靠什么?

  長期以來,很多香港人卻迷信香港的法律,對此視而不見。要知道當年的張子強也可以在香港無法無天,在大陸卻不得不乖乖服法。

  為了補上法律缺陷,不讓嚴重罪犯逃避法律制裁,香港保安局提出立法建議,讓香港能夠處理全世界其他地區移交逃犯的請求。

  在具體處理過程中,將全面保留及應用現有《逃犯條例》內的所有人權保障,并參考了聯合國的范本和國際慣例,包括:

  i)  該行為如發生在香港,必須也屬于干犯了香港的刑事罪行;

  ii)  罪行必須屬于《逃犯條例》中訂明的46項嚴重罪類;

  iii) 會對該人執行死刑的不移交;

  iv) 政治性質的罪行不移交(不論在請求中如何描述);

  v)  縱使請求宣稱是因某罪行而提出,但實際上是由于政治意見、種族、宗教、國籍的不移交;

  vi)  該人可能因其政治意見、種族、宗教或國籍,在審訊時蒙受不利或被懲罰、扣留或其人身受到限制的不移交。

  看到這里,很清楚這是一件很正當的事情。

  而香港有一些人,為了達到政治目的,挑撥情緒,把此法案扭曲成是香港政府出賣港人,目的是讓中央政府可以隨便就把香港人引渡到大陸進行迫害。

  這種攻擊倒是很正常的。

  不正常的是,就這么個低級謊言,到了幾個月后的6月9日,能夠煽動幾十萬港人上街,包圍立法院。

  

不斷被邊緣化,香港的未來靠什么?

  不過,吸取了2014年占領中環運動的教訓,這一次香港政府沒有束手束腳,被所謂的民意嚇破膽。

  

不斷被邊緣化,香港的未來靠什么?

  12日上午,大批蒙面示威者沖出龍和道,做出挑釁行動;下午3時多,多批示威者有組織有策劃地以鐵枝、木板和磚頭等攻擊警方防線,警方在生命受到威脅以及為了保護立法會大樓的情況下,以催淚瓦斯、辣椒水和橡皮子彈回擊。

  

不斷被邊緣化,香港的未來靠什么?

  據稱,有70多人受傷,不知道是不是包括受傷的20多警察。

  這一幕一點也不新鮮。

  2013年1月,香港大學法律學者戴耀廷以《公民抗命的最大殺傷力武器》為題,鼓勵市民及民間領袖以事先張揚的形式實行違法、非暴力的占領中環行為。

  占領中環運動以提前普選特首為借口,實際上是挾洋自重,逼迫中央政府讓步,打破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會的底線。

  很多香港人一直有一種虛妄的優越感,自以為在經濟和政治制度上要比大陸先進很多;而中央政府為了證明一國兩制的成功不能讓香港亂。

  占中鬧劇特意從國慶節前的2014年9月28日正式發動,結果是什么呢?大陸人民對此反應冷淡,建國65周年該國慶還是國慶,該過日子還是繼續過日子。占中搞了79天,除了求來美英一些洋人的叫好,留給香港的只是一片混亂。

  緊接著,在“占中”期間執勤的一些警察被英籍法官以“濫用暴力”為名判刑,而同時公然違法的“占中”策劃人卻被吹捧成民主斗士。

  

不斷被邊緣化,香港的未來靠什么?

  經過5年的斗爭,直到2019年4月24日,香港非法“占中”9名策劃組織者才被判刑。3名主要發起者戴耀廷、陳健民及朱耀明判囚16個月。戴耀廷及陳健民即時入獄,朱耀明緩刑2年。其他幾人被判200小時社區服務至8個月不等。

  

不斷被邊緣化,香港的未來靠什么?

  那么,為什么這次很多香港人還不能吸取上次的教訓呢?

  其實很簡單,就是香港在不斷的衰敗,而很多香港人的心態扭曲了。

  香港殖民地文人的骨頭是最軟的,在英國人統治香港的一百年里,他們從來沒有要求過民主。而現在,他們唯一指望的是還能在大陸人面前顯示一下優越感。他們認為美英第一,香港第二。美英是民主燈塔,而香港是好學生。

  最精神分裂的是,他們一邊對大陸強硬表示要民主要獨立,一邊又喜歡跑去美英跪求對方來干涉香港。

  他們這次又去了美國,求來了什么呢?美國國會議員重提“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法案要求美政府每年認證香港的自治狀態,以決定是否維持根據1992年《美國——香港政策法》享有的特殊待遇。

  也就是說,他們求了半天,求來的是美國可以根據自己的意愿懲罰香港。這不是笑話嗎?

  他們這些軟骨蝦無法接受大陸在不斷崛起,已經超越香港,甚至即將超越美國的事實。

  三十年前,香港GDP是大陸的18%多。

  十年前的2008年,香港的GDP是15,196億人民幣,深圳是7,806億人民幣。

  十年后的2018年,香港的GDP是24,001億人民幣,深圳是24,222億人民幣。同時,2018年深圳GDP增速7.6%,香港3%。而2019年第一季度,香港GDP只增長了0.6%。

  香港的GDP早就被上海、北京超過,去年被深圳超過,今年將被廣州超過。

  香港在文化上早已經被邊緣化,如今經濟上也不斷落伍。

  香港過去的繁榮,就是做了中國大陸和世界貿易的窗口,靠“中間商”賺差價,才有了持續的繁榮。

  這就像新加坡。新加坡前兩年壓錯了寶,一度鼓動美國重返亞太遏制中國,被中國用馬來西亞皇京港取代新加坡的計劃狠狠教訓了一下,才回過神來,乘著馬哈蒂爾出昏招主動和中國修好。

  菲律賓、新加坡這些國家都看得非常清楚,失去了中國就是失去了未來。

  香港人只剩下唯一的“民主”優越感,但并不能解決香港的問題。

  香港是個公共利益被大資本家綁架的社會。地產商勾結權貴把地皮炒的如此之高,以至于全體香港人成了地產商和銀行的打工仔,享受最貴的房價和最差的居住條件。

  

不斷被邊緣化,香港的未來靠什么?

  對比一下,深圳擁有一群響當當的高新技術企業,像華為、騰訊、中興、大疆、比亞迪、邁瑞等。2018年,深圳世界500強企業達7家,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1.44萬家,銷售收入在1千億元人民幣以上的企業13家、百億級企業65家。深圳高新技術產業領域擁有完整的產業鏈。

  除了給大陸轉口貿易,香港還有什么?基礎民生、公共事業和地產都是李嘉誠這樣的寡頭壟斷,資源被少數家族壟斷,房價、地價比天高,企業營運成本與人居成本都畸高,產業空心化是必然的。

  香港產業空心化,人口老齡化,年輕人看不到前途和未來,只有上街鬧事,才能獲得一點虛幻的英雄感。

  其實,香港未來的唯一希望就是在大陸。未來只有中央政府,才有能力打破被大資本家綁架的香港制度。

  一國兩制的好處,是中央不必替香港背黑鍋。

  其實,香港的反對派們越鬧,香港越落后,香港老百姓就會越清醒,誰才是香港衰弱的罪魁禍首。他們真是最好的反面教員。

相關文章
选号为何不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