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文化

胸有朝陽(第十三章)告別演說

2019-06-17 10:48:12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東方欲曉
點擊:   評論: (查看)

  第十三章告別演說

  迎客松

  并不理睬,

  身邊來去匆匆的過客;

  卻總是向往,

  那遙在天邊的呼喚。

  渴望的,并未得到;

  得到的,卻未留住。

  今天這一章,算是向紅歌會的告別演說。

  紅歌會對于我來講,雖然是把拙作中的四章刪掉了,但是辦了一件好事,既然在網上發不出來,出版就別提了,此路不通。

  我就算提前結束這趟旅程。

  但是干什么事情都要有始有終,我要把話說完。也就是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話題。

  自有人類歷史以來,人類經歷了原始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社會主義社會五種社會形態,而且前幾種都是以一種剝削制度代替另一種剝削制度,而唯有社會主義代替資本主義的制度,是人民當家作主。這是我們的傳統教育,我不知道西方的教育是怎樣的一種說法。但我知道西方現行的兩種國家的法說法是: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民主國家和獨裁國家,計劃經濟國家和市場經濟國家。

  關于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問題,也就是姓資姓社的問題,鄧公曾經說過不爭論。當時壓制了不少的不同意見,現在沒有人說不讓爭論了,但是,基本上沒有人去爭論了,年輕人更是一心去賺錢,沒有人再去關心這個問題了。

  我在這個時候提出這個問題,是否有點不合時宜?是否有點尋釁滋事?我是這樣想:任何事情都要有始有終,都要有個句號,不能不了了之。

  自從十月革命一聲炮響,世界上誕生了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蘇聯以其嶄新的管理模式,國家計劃經濟,國家資本主義,把全國人民訓練得像一個人一樣,朝著一個目標大步邁進。這給當時一片混亂的自由資本主義世界帶來了一股清新的春風,以至于當1929年資本主義世界發生經濟危機的時候,羅斯福不得不向蘇聯學習,實行新政,得以渡過危機。

  經濟上如此,在政治上,在二戰過后如雨后春筍般涌現出來的社會主義陣營中,人民確實有一種翻身做主人,當家做主的感覺。

  但是,隨著歷史的演變,社會主義也不是鐵板一塊,陣營內部開始出現分裂,社會主義和修正主義之爭,出現在我們的九評之中。那時中國屬于少數派,我們就提出了中國式的社會主義,演變到后來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意識形態之爭還只是出現在文字上,后來發展到兵戎相見,軍事斗爭,出現了社會帝國主義這個名詞。

  作為中國,從三座大山壓迫下面翻身做主的中國人民,是真正站起來了。四分五裂的中國,成為了除了臺灣之外統一的大中國。這都是有目共睹的事實,誰也否認不了。

  隨著1976年毛主席的逝世,鄧公推動的改革開放,確實給中國注入了活力,經濟上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奇跡,直到現在居于世界的經濟第二位,這也都是不可否認的事實。但是在政治上,出現了混亂。意識形態之爭,姓資姓社之爭,兩極分化加劇,腐敗現象蔓延,亡黨亡國的陰云曾一度籠罩在民間。但是,自黨的十八大之后,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在反腐敗問題上,出重拳,嚴措施,使腐敗蔓延的勢頭得到了有效的遏制;同時大力發展經濟和科技,使我國逐步走向世界舞臺的中央。

  從毛主席的建立新中國使中國人民站起來,到鄧小平的改革開放使中國人民富起來,再到習近平的使中國強起來,這都是事實,都是證據。證明什么呢?證明我們目前所堅持的道路是正確的,就這樣堅定不移地走下去。

  對于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我們已經不再提什么兩條道路你死我活的斗爭了,而是提出了向人類奉獻中國方案。這是溫和的,實事求是的精神。

  現在的問題是,我們的社會中,還存在著沒有和世界接軌的現象以及沒有控制好的一些不良現象。

  沒有和世界接軌的現象,我指的是,言論自由。從我本身已經明顯的感覺到了,四篇本來屬于非常溫和,非常理智的探討性文章,在網上竟然發出來又被刪掉,這一點和發達國家相去甚遠。想必我不用舉例說明,大家都清楚。

  沒有控制好的一些不良現象,我指的就是以擔保公司為主發生的金融風暴,到現在還沒有止息的跡象。這些“辛辛苦苦幾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的家庭,渴望著政府能救他們于水火之中。

  最后,我該亮明我對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這個世界性的話題的底牌了。

  首先我要說的是,社會主義不是看它的起點,而是看它的終點。我喜歡把復雜的事情簡單化,也就是說,社會主義,關鍵是,你注意那“社會”兩個字,是最終為全社會人民的利益著想,還是為少數人的利益著想,是區分是否社會主義的一個試金石。

  我們原來對社會主義的定義是:生產資料公有制,按勞分配,消除兩極分化。現在看來,生產資料所有制的形式并不重要。民間流傳一種說法,公有制就是官有制,不知這個說法是否實事求是?回憶一下,高征購低消費的年代,除了口糧,甚至連飼料糧和種子糧都被征購,這算不算剝削?這種高征購一直延續到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習近平到正定縣任縣委副書記,發現這個縣是個高產貧困縣,就建議縣委向上級打報告,降低征購指標,但沒有人敢說話,這可是個政治問題呀!但是,習總不愧是實事求是的模范,他堅持打報告,上級下來調查,情況屬實,降低了征購指標,縣里利用這些農田發展經濟作物,很快摘掉了貧困縣的帽子。這一點確實是習總過人的地方。(見《習近平在正定》一書)。社會主義重要的是按勞分配而不是按資分配,不能兩極分化,也不能平均主義。我們那個小鄰國,全國就那一個胖子,其他人都是干瘦干瘦的,這就是社會主義?別給社會主義丟人了。過去我們每年都給他們支援,到九十年代不給了,就翻臉不認人,在投票決定我國是否承辦2000年奧運會時,竟投了個反對票,使我國以一票之差輸給了澳大利亞。有什么品格可言?

  北歐五國的實踐證明,高稅收,高福利,是解決兩極分化的最有效的辦法。但是,任何事情都不能過分,希臘本來也是和北歐五國相同的國家,但是由于過于高稅收高福利,導致一些高稅行業倒閉,影響了效率;福利過高導致一些人在家享受,最后形成了國家危機。這是個如何平衡的問題。

  總之,說到底,在經濟制度上,沒有什么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都是兩種經濟模式,宏觀調控和自由經濟,這個不是一成不變的,是隨著形勢的發展變化而變化。一個制度的好壞,不在于它的起點,關鍵在于它的終點,是否真正的為老百姓辦了實事,是否消除了兩極分化,達到了共同富裕,這才是區分真社會主義和假社會主義的分水嶺。

  這就是我的結論。

  謝謝大家!謝謝紅歌會!感謝一位河南網友和北京網友對拙作熱情的評論,感謝幾千名網友對拙作的關注。

  始信峰

  并未開始相信,

  永遠不會相信。

  即使你搬出松、瀑、云、石,

  搬出徐霞客的名言,

  搬出七十二座峰,

  三十六處源。

  始信孕育著停滯,

  不信分娩著開端。

相關文章
选号为何不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