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文化

念人:《追夢三部曲》第二部:追 夢(十六)

2019-06-17 10:41:57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念人
點擊:   評論: (查看)

  新年的鐘聲響了,南溪村鄉親們以十分喜悅的心情,跨入了新的一年。去年,對南溪村鄉親們來說,永生難忘。

  這一年,鄉親們人人都實現了追夢藍圖。元旦,從世世代代居住的破舊土坯房屋,免費遷入了新建的二層別墅式鄉村新居;享受免費上學,設立獎學金,考上大學給予嘉獎,解決了改革開放以來孩子上學難的問題;享受公費醫療,縣醫院以輪換的方式派出一名醫生,長期進駐南溪村衛生診療所,結束了改革開放以來看病難的問題;南溪村有五戶五保戶,他們也高高興興免費住進了敬老院,享受社會主義制度帶來的優越性。

  春節來了!今年春節,對南溪村鄉親們來說,確是一個十分不平凡的節日。前幾天,阿才、阿南到鎮政府辦理結婚登記后,雙方就決定在農歷三十舉行結婚禮。

  農歷三十,阿才家忙得不可開交。阿才家僅有母親,以及六歲發仔倆人。為了幫助阿才張羅,一早,阿福、阿春、阿英、阿斌等青年就來到阿才新居鄉村別墅家,幫助阿才母親張羅、張燈結彩。阿福、阿斌忙著張貼門前門后、廚房、衛生間、沖涼房、以及樓上樓下房間對聯;阿春、阿英忙著為阿才整理新郎新娘房、點燈、吊燈籠;還有眾多婦女鄉親幫助煮飯、洗菜,打掃衛生……

  在阿才家院子里,人們正忙著婚禮籌備工作。此時,阿才卻不在家,與李成光一道沉在工作中。他們提帶著春節禮物,正忙于敬老院慰問五保戶,為五保戶送去黨與政府一片溫暖。

  “李大伯,今年高壽?”阿才溫和地問。

  “今年八十一歲了!”李大伯說。

  “身體狀況怎么樣?”阿才問。

  “睡得吃得!近來,右腿行走不太方便!”李大伯說。

  阿才聽到李大伯說右腿行走不太方便,于是,他就離開座位走到李大伯面前蹲下,用手按了按李大伯的腿說:“痛嗎?”

  “不痛!”李大伯回答。

  “好!”說著,阿才轉面對著敬老院負責人吳嫂說:“請你擠出一些時間,每天為李大伯的腿按摩一下,能否有效!”

  “謝謝政府的關心!”李大伯感動地說。

  與李大伯交談完后,又來到李二叔面前慰問。

  “二叔,今年高壽?”阿才問。

  “七十八歲!”二叔回答。

  “身體狀況怎么樣?”阿才說。

  “牙齒掉落了,吃東西不方便。其它都是老人病。沒關系!”二叔回答說。

  阿才照樣走到二叔的面前,叫他張口看一看,老人家說的都是屬實。他轉身對吳嫂說:“南溪村已實行公費醫療。你爭取時間,帶二叔到村衛生診療所檢查一下牙齒,能補就補。”

  二叔見到阿才、李成光這樣無微不至的關懷,感激得流下眼淚說:“這里住宿免費、吃穿免費,治病免費,還有吳嫂照顧;共產黨好!社會主義真好!”

  阿才、李成光對五位五保戶進行分別慰問,送上春節禮物,分別為他們解決實際困難問題,使老人家感受到生活在社會主義集體化大家庭中的溫馨。

  阿才回到家,看到家中鼓吹樂隊、伴郎伴娘、媒婆、嫁妝女都坐在大廳中,熱熱鬧鬧。此時,已臨近中午,按村里傳統風俗習慣,日過正午是不能迎嫁的。對此,母親推促他趕快換新郎裝,趕緊出門,將新娘迎回來。

  十一點鐘左右,鑼鼓起,鞭炮響,新郎身穿著一套深藍色線條筆直的中山裝走到院子中,伴郎伴娘中間,鑼鼓樂隊跟后排成一支長長迎親隊伍,在樂隊伴奏陪同下,走出家門。一路上,鞭炮聲聲,樂曲吹奏不斷,不一會兒,迎親隊就來到了親娘家。此處,早已被看熱鬧的人圍得擠作一團

  在新娘阿南這一邊,此時,阿南母親眼看太陽快正午了,尚未見新郎來迎新娘,心里不免顯得焦急不安,在庭院里走來走去。此刻,聽到鑼鼓樂曲聲,知道阿才起身出門來迎接新娘了,她暗暗慶幸。前不久,兩家一起搬遷二層別墅鄉村新居,同在一條街上,距離不到五十米遠還來得及。不然的話,一定會遭閑人話柄。

  迎親隊伍到達阿南家后,立即響起震耳欲聾鞭炮聲。按風俗習慣,迎親隊人員吃飯后,新郎新娘拜公婆父母才能嫁出家門。時間較緊,迎親隊一到娘家,阿南母親推促入席吃飯。這樣,迎親隊馬馬虎虎品嘗了娘家備好的飯菜。緊接著,鑼鼓再起,樂隊吹奏,新郎新娘拜公婆父母。十一點五十分,阿才阿南走出娘家門口。這樣,一來一往,阿才迎新娘時間用不到一個小時,成為南溪村歷史上迎親時間最短的人,被鄉親們傳為佳話。

  這一年春節,全村男女老少過得最為開心的一個春節。社員每戶年終分配突破十萬元,最高農戶年終分配達二十萬元;春節前夕,除那一二戶少數人先富戶外,全村三十多戶社員,告別世世代代居住的舊茅屋,家家戶戶搬遷入二層鄉村別墅新居。俗話說,人逢喜事精神爽。今年春節,南溪村鄉親遇上這么多喜事好事,不爽是假,不想爽也要爽了。

  南溪的夜晚,寒意習習。阿才以結婚之名義,自己拿出一萬元,購買了一批焰花彩炮,邀請全村男女老少團聚在南溪村廣場,觀看一次別有風趣的“南溪除夕焰火晚會”。

  鄉親們吃除夕家庭團圓飯后,手里提著椅子,小孩攜著爺爺奶奶的手,有說有笑陸續來到南溪村廣場。八點正,廣場上響起了“隆隆”的焰火聲,千百顆多彩多姿焰花彩炮,一齊飛上天空,立刻在天空中呈現出各色各樣五彩繽紛圖案,把這個處于偏僻的小山村照亮。每次焰火升空,都引來鄉親們一陣陣歡呼聲、掌聲,個個都笑得合不上嘴。是的,鄉親們世世代代生活在這個偏僻的小山村里,從來沒有見過這樣令人興奮的焰火晚會。焰火持續了一個多小時,返鄉青年組成的合唱隊,他們以焰火作燈,在廣場放聲高歌《社會主義好》《我和我的祖國》《歌唱祖國》……此刻,南溪村青年這一陣陣嘹亮的歌聲,不僅沖破了小山村的平靜,飄向廣闊的田野,飄向廣闊的天空;更重要的是向全國人民全世界人民宣告,幾千年貧窮落后的南溪村,從此,拋棄了貧窮帽子,走向共產主義光明燦爛的美好未來……

  除夕焰火晚會結束。接著,致富社青年在南溪村文化室三樓舉辦新年舞會,慶祝阿才、阿南新婚之夜。

  十點鐘,除夕夜的舞廳,燈火輝煌,溫馨如家。廳中間貼著雙“囍”大紅字,四周放著十多張茶幾,每張茶幾上放著一個茶壺四個茶杯,還放著餅干、糖果,以及瓶裝一級的‘南溪菊花茶’。

  主持人阿春、阿英宣布:“祝賀阿才阿南新婚之夜舞會開始!”

  這時,舞廳里響起“快三步”舞曲《茉莉花》;新郎阿才穿著一套很得體的咖啡色西裝,帶著綜色領帶,腳穿黑色皮鞋,攜著穿著米黃色連衣裙、留短辮子的新娘阿南的手微笑入場,圍一圈向坐在舞廳四周的青年們鞠躬后,隨著優美抒情的舞曲翩翩起舞

  阿才阿南同在東山中學高中畢業。盡管他們不同班不同年級,但是,他們倆都是學校文工團成員,一起跳舞唱歌六年之久。快三《茉莉花》舞曲,是當年他們倆跳過不少舞曲中一曲。除夕之夜,阿才起用這首樂曲來跳舞,不但熟悉,不需排練,而且曲調優雅歡快,容易增添大家在除夕之夜喜氣洋洋情感。阿才之所以選擇這首他們倆都熟悉的樂曲,另一個意義是重溫舊夢,祝賀除夕新婚之夜。

  新郎新娘一曲《茉莉花》快三步一完畢,舞廳就響起熱烈的掌聲。那位被稱為小調皮的青年,這時站起來大聲喊叫:“請新郎新娘再來一曲!好嗎?”“好!”青年們齊聲回應。緊接著,全場響起有節奏的掌聲。

  有些青年與阿才阿南不同校,可能對阿才阿南不大了解。原來,阿才、阿南在學校文工團是舞蹈演員,新疆舞、西藏舞、快三、慢三、快四、慢四則是他們倆的強項。

  此時,阿才、阿南見到大家熱情邀請,席辭多次都辭不掉,只好再跳一曲。一曲慢四舞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又響起了,阿才阿南第二次攜手進入舞廳,隨著優美溫馨的曲調翩翩起舞。啊!人們是否想到,除夕之夜,竟然有這么一群青年男女,在地處這么偏僻的小山村里,載歌載舞,以這種方式,幸福、快樂、歡度過一個難忘的除夕之夜。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一曲結束,阿才阿南邀請大家入場,一起跳牛仔舞。大家情緒高漲,爭先恐后進入舞場。這時,一曲牛仔舞曲響起,青年人在五光十色的燈光底下,全身投入跳起牛仔舞。人人都是高手,伴隨著明快節奏感強的樂曲,一下子把青年跳舞熱情引向高潮,整個舞廳洋溢著一片激情的海洋中……

  從一張張青年人熱情洋溢的臉孔上,使人們看到,南溪村從此不再沉默,不再偏僻落后了。在阿才帶領下,南溪村從山溝里逐漸走向全國,走向世界。

相關文章
选号为何不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