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文藝

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我們應當拿出什么樣的獻禮片?——電影創作傾向問題學術研討會紀要

2019-06-17 08:17:42  來源:紅色文化網  作者:衛鴻
點擊:   評論: (查看)

  6月9日,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在京舉辦電影創作傾向問題學術研討會。有關專家學者及各界人士共17人出席會議。中國作協黨組原成員、《文藝報》原主編鄭伯農,軍事科學院戰略研究部原部長、少將姚有志,解放軍原總參謀部宣傳部領導、大校王立華,著名民間學者、社會評論家司馬南,著名電影評論家、空軍原中校郭松民,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副會長胡澄作重點發言。

  

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我們應當拿出什么樣的獻禮片?——電影創作傾向問題學術研討會紀要

  中國作協黨組原成員、《文藝報》原主編鄭伯農

  與會同志對即將上映的影片《八佰》發表了各自的意見。這部作品講述1937年淞滬會戰期間,國民黨軍400(號稱800)官兵在四行倉庫抵抗日本侵略軍四個晝夜的故事,是一部向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獻禮的影片,將于今年7月5日正式上映。與會同志指出,發生在80多年前的四行倉庫之戰,是中華民族抵御外侮的壯舉。謝晉元及其率領的400名國民黨軍官兵,面對強敵威武不屈、殊死抵抗,表現出了最可寶貴的民族性格。毛澤東曾稱贊他們為“民族革命典型”。但是從歷史的全過程來看,400壯士的結局卻是悲劇性的。這個悲劇的動因就在于國民黨是一個腐敗的政黨,就在于以蔣介石為首的國民黨當局執行了一條片面依靠英美帝國主義的抗戰路線。

  

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我們應當拿出什么樣的獻禮片?——電影創作傾向問題學術研討會紀要

  軍事科學院戰略研究部原部長、少將姚有志

  史料顯示,400壯士的指揮官謝晉元是執行88師師長孫元良的命令守衛四行倉庫的,但孫元良在淞滬會戰中不僅強奸勞軍的上海女學生,還借機劫掠上海民營企業物資,大發戰爭財。在不久之后發生的南京保衛戰中,孫元良在城破之日竟然丟棄部隊,躲藏到一個相好的妓女家,失去指揮的88師也就隨之全軍潰散。時任第五戰區司令長官的李宗仁將軍在回憶錄中也明確指出,淞滬抗戰的失敗在于蔣介石“對國際局勢判斷的錯誤。在蔣先生想來,上海是一個國際都市,歐美人在此投下大量資金,如在上海和敵人全力血戰一番,不特可以轉變西人一向輕華之心,且可能引起歐美國家居間調停,甚或武裝干涉。”然而事實卻不如蔣介石所愿。不錯,國民黨軍之所以能夠堅守數日,重要原因之一是倉庫的東面和南面緊靠公共租界,日軍有所忌憚,不敢使用重武器。但是后來歐美帝國主義生怕殃及“池魚”,于是要求以蔣介石為首的國民黨當局放棄抵抗。400壯士按上級命令撤進租界后,即被租界當局繳械,謝晉元則被“壯士”內部出現的叛徒暗殺。太平洋戰爭爆發后,困居租界的400壯士又被日軍全部俘虜,個人結局都異常悲慘。

  

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我們應當拿出什么樣的獻禮片?——電影創作傾向問題學術研討會紀要

  解放軍原總參謀部宣傳部領導、大校王立華

  400壯士的悲劇結局事實上宣告了以蔣介石為首的國民黨當局片面依靠英美帝國主義抗戰路線的破產,留下了慘痛的歷史教訓。如果從歷史唯物主義的立場和觀點出發,在表現400壯士誓死保衛祖國的崇高精神的同時,揭示400壯士悲劇的動因,對于弘揚民族精神、總結歷史、開辟未來,無疑是很有好處的。但是從劇組和相關人員透露出的信息來看,影片《八佰》完全不是這樣的思路,而是用歷史碎片掩蓋歷史的本質真實,對于國民黨的抗戰做了嚴重違背歷史事實的美化。這種偏離歷史唯物主義的創作傾向,是不應當受到鼓勵的。

  

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我們應當拿出什么樣的獻禮片?——電影創作傾向問題學術研討會紀要

  著名民間學者、社會評論家司馬南

  有些同志指出,早在20世紀70年代前期,隨著新中國重返聯合國和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臺灣的國民黨政權在國際社會陷入“斷交潮”的空前孤立境地。為了給國民黨軍政人員打氣,并強調臺灣當局才是中國的所謂“正統”,在蔣經國的授意下,國民黨的中央電影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拍攝了電影《八百壯士》。影片的高潮就是國民黨軍士兵在四行倉庫樓頂用血肉之軀保衛青天白日旗的橋段。在當年的特定背景下,其政治含義是不言而喻的。相關信息顯示,在大陸新片《八佰》中,“護旗”橋段則用現代攝影手法和音樂做了更加充滿激情的展示,具有“更加感人”的藝術效果。如此大加張揚青天白日旗,不管影片基于怎樣具體的歷史背景,都是令人感到驚詫的。

  

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我們應當拿出什么樣的獻禮片?——電影創作傾向問題學術研討會紀要

  著名電影評論家、空軍原中校郭松民

  與會同志指出,抗日戰爭是偉大的。因為抗日戰爭的勝利,中國得免于淪為日本獨占的殖民地,但是由于以蔣介石為首的國民黨當局推行“消極抗戰,積極反共”的方針和依靠英美帝國主義抗戰的路線,中國即使在抗日戰爭勝利以后,也未能擺脫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命運。前門驅狼,后門進虎,中華民族依舊掙扎在苦難的深淵。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偉大人民解放戰爭,徹底推翻了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在中國的反動統治,取得了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從而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開辟出無限光明的前景。可以說,新中國創立的過程,就是中華民族結束苦難走向光明的過程。就是五星紅旗取代青天白日旗的過程。正是因為五星紅旗承載了如此厚重的歷史內容,所以億萬中國人民才發自肺腑地唱道:“五星紅旗/你是我的驕傲/五星紅旗/我為你自豪。”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的莊嚴歷史時刻,廣大文藝工作者應該以清醒的歷史感和強烈的責任感去滿腔熱情地揭示五星紅旗承載的深刻歷史內容,表現億萬人民群眾對于五星紅旗的熱愛,謳歌人民軍隊捍衛五星紅旗的英雄事跡,而不應該那樣熱烈地宣染國民黨青天白日旗的“莊嚴”和“神圣”。如果我們那樣做,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都會傷害中國人民特別是那些為建立新中國出生入死的老戰士的感情、都是對于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嚴重褻瀆。

  

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我們應當拿出什么樣的獻禮片?——電影創作傾向問題學術研討會紀要

  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副會長胡澄

  與會同志一致認為,把《八佰》作為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的獻禮片,在國慶節普遍放映,是很不適宜的。

  

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我們應當拿出什么樣的獻禮片?——電影創作傾向問題學術研討會紀要

  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秘書長王本周

  與同志談到,黨的十八大特別是習近平同志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發表以來,電影創作發生了顯著的積極變化。一大批電影藝術家把習近平同志的講話精神轉化為自己主動采取的創作方式,扎扎實實地謳歌偉大的黨、偉大的人民、偉大的人民軍隊,創作出了《血戰湘江》、《古田軍號》那樣一批主旋律精品,這些成就不容低估,更不容否定。但是我們還必須看到,電影界的一些亂象還沒有得到有力糾正,電影創作中的一些深層次問題還沒有得到徹底解決,歷史虛無主義、資產階級人道主義、文化殖民主義等等還有不小的市場。例如,有的丑化人民軍隊,有的為帝國主義的文化侵略張目,有的用正劇、英雄史詩的范式表現國民黨軍的抗戰,用“神劇”、鬧劇的范式表現八路軍、新四軍的抗戰。有人將這種現象概括為“八路拍神劇,國軍主旋律”,可謂一語中的。在這些電影作品中,人民軍隊的官兵關系和軍民關系都直接“拷貝”給了國民黨軍隊,而國民黨軍內部的階級壓迫、官長喝兵血的種種劣跡,國民黨軍欺壓百姓的種種惡行,則消失得無影無蹤,仿佛國民黨軍倒成了真正的人民軍隊。這不能不說是對于歷史的嚴重歪曲。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影片放映以后,非但沒有受到有力的批評,反而得到一片喝彩,甚至被評為什么大獎之類。這些問題的嚴重性已經遠遠超出文藝的范圍。它顛倒歷史、誤導觀眾,如果任其泛濫,必將剝奪中國共產黨執政的全部歷史依據。而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地位一旦喪失,中華民族勢必重陷殖民地半殖民地的苦難深淵,又何來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我們應當拿出什么樣的獻禮片?——電影創作傾向問題學術研討會紀要

  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會長劉潤為

  與會同志認為,要實現社會主義電影事業以至整個社會主義文藝事業的大發展大繁榮,必須強調文藝的黨性原則、以人民為中心的原則,必須重提文藝家要改造世界觀的問題。為此, 在“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中,引導廣大文藝工作者對照習近平同志關于文藝工作的兩次講話精神,開展一次觸及靈魂深處的自查自糾活動是很有必要的。

  會議由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會長劉潤為主持。

相關文章
选号为何不选7